novel-avatar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乐行春

844170字连载中

简介:十六岁那年,夏云初爱上了许黎川。 从此十年纠缠,他对她不屑一顾。 二十六岁那年,她带着全部身家如愿嫁给他。 却被利用,走到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的绝境。 当她心如死灰,他却愕然发现,身边人就是他苦寻多年的梦…… 他发了疯地找她,终于找到时,却发现她已作他嫁。 当爱已成往事,他才深陷其中,执迷不悟,残忍掠夺。 “许黎川。”她把枪口对准他的胸膛,“在你不爱我的那些年,我曾深爱过你。如今,我只恨不得你死。”

最新章节

406. 云初,我来找你了(大结局)

陆辰修站在他身后,许黎川瘦了很多,背影单薄清隽。 多年兄弟,光看着他不是不难受的。 “你决定好了吗?”陆辰修问。 “嗯。” 淡淡一个单音节,没有商量的余地。 陆辰修握了握他的肩:“如果反悔了,随时回头。” 但他知道,许黎川不会反悔的。 这条不归路的尽头,是夏云初的话,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头。 夏天快要来临了。 经过几次放射治疗,林染体内好像被注入了新的生机。 她总是笑着,再痛苦的时候,她也没有流过眼泪。许黎川知道,在命运面前,她从来都不是示弱的那一个。 “许黎川,我想出去走走。”她在一个傍晚这样请求他。 当时许黎川正坐在床边为她画画,听见她的声音,抬了下眼皮,温柔地应了:“好。” 他画完了最后一笔,将画好的肖像递给她看。 林染笑:“我没有你画里的漂亮。”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她瘦得脱了像,光秃秃的脑袋,天气热了,在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她不戴帽子。 “你比我画的要好看很多。” “就会哄我。”林染抿唇笑,她很吃这一套。 她越来越像个小孩,他也越来越宠她。 “想去哪里?”许黎川问。 “欧洲是去不了了,我想去看看我妈妈。再跟你去约会。” 许黎川默了片刻,轻声说:“好。” 晚上,许黎川搂着夏云初躺在病床上,她如今变得很嗜睡,但总会被疼痛折磨醒来。许黎川抚摸着她身上干涸的皮肤,低头轻吻着的脖颈,单薄到肩骨耸立的后背。 “云初……”他在黑暗中无声地哀求,“别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 滚烫的泪水砸在林染的后背上,她灵魂被烫得战栗,肉体却一动不动。她不敢回头,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感受到了身后那个男人,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无助。 许黎川。 如果可以,你忘了我吧。 就连这句话,她都不敢说出口。 没有谁,比病人本身更了解自己的情况了。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阴阴凉凉的,适合出门。 但林染最终也没能离开医院。 她细心打扮好,戴上假发和帽子,穿着一条绿色的长裙,美丽而优雅。可她到底没能走出医院。 她甚至没走到电梯口就晕厥了。 就那样毫无征兆地倒在了许黎川怀里。 许黎川看着她被医生推进手术室,这是一场漫长的手术。他坐在冰冷的走廊上等,没有人经过。 他觉得自己成了这个世界的弃儿。 而他唯一的救赎,在那扇冷冰冰的大门后面。 这场手术,林染撑过来了。作为交换,命运从她这里拿走了她的子宫。 许黎川蹲在病床边,死死握住她的手,淌下眼泪。她不肯哭,他替她掉眼泪。 林染虚弱地嘲笑他:“许先生,你哭起来很丑……” 然后,她艰难地转动眼珠,望着天花板,庆幸地说:“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现在摘掉子宫也没关系的……” 许黎川的眼泪几乎烫伤了她。 这场手术谁也不知道。 准确来说,许黎川拒绝任何人来医院看望。 其实谁来都是多余的。 这间病房里,容不下第三个人。 夏天长得难熬。 终于也过去了。 林染的身体在枯竭,她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生命力的流逝,大量的药物和放射性治疗对她而言,只不过是种煎熬。 许黎川仍然守着她,几个月如一日,他瘦了好多。 林染有一天晚上临睡前,喃喃着对他说:“许黎川,我想回家。” “等你好起来,我们就回家。” 她费力撑开眼皮,其实已经看不清什么了。 “许黎川,我想回家了。”她说,“我们回家好吗?我不想再吃药了。” 吃完了会吐,吐干净了,又有一份药再等着她,无休无止。 许黎川沉默了许久,点头说“好”。 他们在秋天,回到了许家那栋小别墅。 没有小七没有小迟,也没有阿茶。 只有他们两个人。 像刚结婚的时候那样,只有他们。 花园里的秋海棠开得很好,还有些林染叫不出名字的花。这段时间他们没回来,阿茶把这里打理得很好。 林染已经没有力气走路了,许黎川每天用轮椅推着她,早晚在附近散步。 他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林染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会突然牙龈大出血,许黎川已经习惯了,他默不作声,熟稔地替她收拾。让血水打着旋冲下去。 然后他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开始新的一天。 一日三餐,许黎川都替她准备。 林染吃得很少,多吃几口就会呕吐,吐得撕心裂肺。 许黎川等她吐完了,收拾干净,等过一会儿,又哄着她再吃点东西。 那个有洁癖的,高高在上的许先生,如今收拾着她的污秽,那样娴熟自然。 林染心疼得厉害。 但望着许黎川时,她总是在笑。 除了笑容,她还能给他什么? 他已经够痛苦了,她怕她一落泪,真的会压垮他。 那天晚上,许黎川把她从轮椅上抱起来,放在床上。他低头凝视着她:“阿染,你太轻了。” 轻到仿佛一阵空气,随时会飘走。 林染笑笑,头一次和他谈到生死:“许黎川,我死了以后,不想被埋起来。我想被火化,扔进大海里。” 许黎川皱起眉,不应声。 她却不让他逃避这个话题。 “许先生,你要好好照顾小七他们……” “我做不到。”他用一种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她。 林染轻轻地笑着:“我的许先生,这么脆弱吗?” 许黎川拿起她的手,盖在自己的心脏上。 “这里是你。”他那样卑微地求她,“别抛下我好吗?” 林染强忍泪水,她知道她不能哭,不能绝望,不能崩溃。 她知道她要是崩塌了,许黎川会溃不成军。 不是他在支撑她,而是她在支撑着他。 这个道理,她一开始就明白。 “许黎川……”她依然在笑,哑声说,“如果真有下辈子,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谁也不知道下辈子什么时候回来。 林染撑过了那个秋天。 又是一个圣诞节。 云城迎来了一场初雪。 那时的林染已经很虚弱了。 “许黎川,我想出去看看雪……” 他替她盖好毯子,抱着她下楼去院子里看雪。 雪下得很大,落了许黎川满头。 林染搂着他的脖颈,轻轻地笑:““真好啊。好像我们……已经走到白摆头了。” “我们会的……”许黎川说完这句话,突然僵住了,泪湿眼眶,他喊她的名字,“阿染,别睡……求你,别睡!” 环绕着他的手臂缓慢地垂落。 一种巨大的绝望和痛苦擒住了许黎川,从心脏开始,蔓延到四肢百骸。他跪在雪地里,抱着那个爱了他许多年的女人,绝望痛哭…… 林染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许黎川没有办葬礼,事实上,没有人再见过许黎川。 风华集团,连同小迟和小七两个孩子都被他托付给了陆辰修照顾。 他的生命,随着林染的离开一块枯萎了。 一个月后,一艘游艇在凌晨悄无声息的出海。 有个清瘦高挑的男人,将一罐骨灰洒入海中。最后一把骨灰随风逝去时,那个男人,跳进了海里。 “云初,我来找你了。”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