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寂寞婚途

夏七月

1007194字已完结

简介:姐姐死了,她成了新娘。 婚礼当天,她被准姐夫压在化妆间的地板上肆意羞辱。 他是她挚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天,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 三年的牢狱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 “恨,就去报仇。” 三年后,她浴血归来。 她说:郁时年,孩子不是你的。 她说:郁时年,我不爱你了,再也不。 后来,郁时年看着空空的墓碑,才知道,从一开始,他就爱错了人,也恨错了人。

最新章节

第542章 大结局终

  在厨房外面,三个小孩子左右看看,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互相都击了一下掌,表示庆贺。   爸爸妈妈终于在他们的一同努力下,终于是和好啦!   吃晚饭的时候,是从未有过的和谐。   孩子们脸上带着的是十分幸福的笑,宁溪端着鸡汤从厨房里走出来,特别先给郁时年盛了一碗。   郁时年给孩子们都盛了汤,又对宁溪说:“你也多喝点,太瘦了,要补一补。”   “我瘦了么?”   宁溪眨了眨眼睛。   她一直也没有刻意的去追求什么身材的骨感美,感觉她的身体还是挺匀称的。   郁时年凑到宁溪的耳边,轻轻的对宁溪说:“等一会儿到床上我摸一摸就知道了。”   宁溪的脸一下红了,抬手就去打郁时年的胳膊,“当着孩子面说什么!”   郁思睿眨了眨眼睛,“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宁舒童也转过头来,“对呀对呀,什么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   郁恒正在啃鸡腿,吃的是满嘴流油,咕哝不清的随便附和了一句。   在餐桌下面,郁时年的手拉着宁溪的手,小指勾着小指,“要不要告诉孩子们?”   宁溪瞪了他一眼,对孩子们说:“都问什么问,都吃东西。”   吃完饭,郁时年要去洗碗。   宁溪把他按住,“你的手不能沾水。”   “我可以戴手套。”   郁时年把手套举了举,就已经套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样就可以了,我们分工要明确,家务也要平分,如果不平分的话,那就要我负责一多半,”郁时年主动弯腰倾身,在宁溪的唇上落了一下,“你生孩子养孩子已经够辛苦了,我应该多分担一点。”   “我还以为你也是个直男癌,没想到你还会关心女人。”   “我只关心你。”   男人的唇在她的唇瓣上微微一凉。   时隔近三年时间,两人都没有亲热过。   即便是接吻。   现在接吻的瞬间,就仿佛是激发了彼此心里的那些潜藏的波涛汹涌,一触即发,两人都吻的有些不受自己控制。   郁时年更加是抱住宁溪的腰身,将她抵在料理台上。   宁溪口中呜呜,断断续续的拒绝着,“不、不行……孩子……”   她虽然也有些情动,但是脑中理智的弦也还没有断掉,双手抵在郁时年硬实的胸膛上。   可是男人却有些发狠的模样了。   唇从宁溪的唇,向下,到脖颈,再到胸前的柔软……   宁溪伸手去捂住郁时年的嘴,手掌心被郁时年下巴上的胡茬刺的有些痒痒的。   “不要在这里。”   郁时年很从善如流,直接抱着宁溪就把宁溪给抱到了卧室里面,关上了门。   一到大床上,两个人就好似是脱水的鱼儿一般。   宁溪身上压上男人沉重的身躯,伸出手臂来去勾他的脖颈,承受着男人的重量。   旖旎过后,郁时年抱着宁溪去洗了个澡,又抱着躺在了床上。   郁时年在宁溪的唇上又啄吻了一下,“要不要再来一次?”   宁溪幽怨的瞪他一眼,“你敢!”   男女的体力差距为什么就这样大呢。   他昨晚就能神清气爽,他就只能腰酸腿疼。   郁时年笑了一声,“放心,我还是顾及着你的身体的,要不让你补一补呢。”   他转身去换衣服,“我去做完家务,把孩子们哄睡了,你先休息。”   宁溪看着郁时年走出去,关了门。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在房间里面还有残存的味道。   宁溪深深的闭了闭眼睛。   这两年来,她从来都没有正视过自己的心。   就连宋晚浅都多次劝她,既然总是口口声声的说已经走出来了,那就真正的走出来。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   她在遏制自己。   她怕一旦是再对郁时年敞开心扉,要是万一这个决定又错了呢。   而这一次,当她听到郁时年的车祸,而最终失控,才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心。   不管如何,她总要再试一次。   宁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却又被郁时年给吻醒了。   男人的唇落在她的鬓边,又是亲亲抱抱,宁溪在梦中又被郁时年给弄醒了,又来了一次,她这次彻底是没了力气。   直到第二天,郁时年把她吻醒。   宁溪觉得一口气憋不上来,睁开了眼睛。   她推吻的如火如荼的郁时年,声音沙哑的说:“你能不能行了,我不要了……”   郁时年笑了一声,把宁溪捞起来,“换衣服起床了。”   宁溪脑子还是混沌的,就看见郁时年已经将衣裙给她拿了出来,迷迷糊糊,就已经给她穿上了。   她被郁时年推到洗手间里面去洗漱,等到刷牙洗脸结束后,才终于回过神来,打量着镜子里面的女人。   郁时年今天给她选了一条浅色的裙子,衬衫领,带很别致的蕾丝边。   她从洗手间出去,简单的化了个淡妆。   郁时年看着宁溪,倾身就又要来吻她,被宁溪给挡住了,“我涂了口红。”   郁时年牵着她的手,“走吧。”   宁溪出了门,才反应过来,“孩子们呢?”   “我送去上学了。”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七点。”   宁溪一看墙上的电子钟,才一下反应过来,这竟然……   “都已经快十点了?!”   宁溪一下慌了,“我还要去上班!”   “我帮你请假了。”郁时年已经拉着宁溪的手,上了车,“今天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什么事情?”   郁时年没回答她的话。   直到车子停在了民政局门口,宁溪彻底呆住了。   “郁时年,你……”   “你不是要反悔吧,昨天你不是说了,如果我没有死,就和我来领结婚证么?”   “我那是……你这也太急切了吧。”   怪不得又给她找衣服换上。   现在宁溪才发现,郁时年身上的衣服,竟然是和宁溪同色系的,看起来就是一套情侣装。   郁时年倾身过来帮宁溪解开了安全带。   “不行啊,我不赶快把老婆给拉到手,我怕老婆就跑了。”   “那我没带身份证和户口本啊。”   “没关系,我带了。”   宁溪虽然已经是有了三个孩子了,但是却是第一次走进来民政局。   前面有不少的人在排队,都是来领证的。   宁溪看了看日期。   郁时年择日不如撞日的这一天,还真的是选了个黄道吉日。   她有点紧张,在排队的时候,手心里有汗。   男人的大手掌却是干燥而且温暖的,紧紧地握着宁溪的手,带来的是无尽的温暖。   “紧张?”   宁溪点头,“有点。”   郁时年握着她的手,“也就这一次。”   轮到他们的时候,宁溪就忽然不紧张了。   按照工作人员要求的,盖章,签字,去照相,然后拿到两本红色的结婚证。   宁溪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照片上的她,笑的很开心。   郁时年吻了宁溪。   “谢谢你,宁溪,谢谢你肯给我机会,谢谢你肯等我。”   宁溪看着男人逆着光的面庞,轮廓深邃迷人,她搂着男人的腰,看着天空。  “今后的路,一起走。”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