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拐个公子去流浪

小涂三爷

546055字连载中

简介:公子,你就带着奴婢逃婚闯天涯可好? 反正你貌若潘安、容貌无双,指不定这一路上桃花朵朵的,不愁找不到媳妇。 你这没良心的丫头!桃花虽多,公子我还不是只留了你这么一朵干瘪的玫……呃……喇叭花? 可惜了可惜了! …… 谁是喇叭花?你才是喇叭花!你全家都是喇叭花!

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六章:尾声(下)

混沌的意识,在有一声没一声地嬉闹声中,安暖才逐渐地苏醒过来。 似乎有肉乎乎的东西,不停地挠着安暖的脖颈,这样的抓弄让安暖觉得浑身都痒痒的。她骤地睁开了双眼,入眼的就是莫以安肉嘟嘟的小脸,吧啦着口水,咯咯直笑着。抱着他的莫言卿,正用宠溺无比的目光凝视着她。 安暖的大脑有片刻的懵,这一定是梦!明明莫以安已经……想到这里,安暖的头炸裂般地疼痛起来,她痛苦地嘤咛了几声,扯着脸颊上的肌肉也跟着疼痛起来。 莫言卿赶紧将怀里的莫以安放到床跟前的小床里,转身坐到了安暖跟前,柔声道:“暖暖,你怎么样了?还有哪里疼?” 艾玛这不是在做梦吗?怎么会这么清楚地感觉到疼痛呢?安暖皱眉,伸手掐了自己一把,这才从床榻上惊坐而起,盯着眼前的莫言卿发愣。 莫以安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莫言卿俊美的五官下,露出温和无比的笑容来,他宠溺地摸了摸安暖的发髻,柔声道:“你想抱抱以安吗?” “……”安暖愣愣地盯着莫言卿,起身将莫以安抱了起来,然后将怀里肉乎乎的莫以安放到了安暖怀里。良久良久,安暖才回过神来,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真是越来越爱哭了,比以安都还爱哭!瞧瞧你这个当阿娘的!”莫言卿柔声责备着,还不忘拿出绢子替安暖轻轻地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安暖脸上的伤口好不容易才结了疤,所以莫言卿都极为小心,生怕弄疼了她。 两人靠得极为近,近到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 熟悉的屋子,里面的物件陈设都是她最熟悉不过的。眼前就是莫言卿那张红润的嘴唇,安暖想也没想地,就吻上了莫言卿的红润。 莫言卿的身子一僵,随即伸手环住了安暖,加深了这个吻。 “咳咳!”前来送药的茗香猝不及防地吃了狗粮,这会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匆匆地放下手里的药碗,落荒而逃。 莫言卿的额头抵上安暖的额头,粗重的喘息声过后,是化不开的温柔:“我去拿药。”说完,莫言卿将安暖怀里的莫以安又重新放回了小床上,这才端着药碗走到安暖身边,吹得温度适中后,再一勺一勺地喂着安暖。 安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心头荡起了千千万万的涟漪。 “卿卿……”安暖想说什么,却被莫言卿打断:“好好喝药,好好养身体!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不够细心,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从今以后我不会了,我只想你们母子好好的,我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热泪凝聚在安暖眼眶里,幸福溢满了胸腔,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安定。莫言卿耐心无比地握着安暖的手掌:“暖暖,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事事瞒着我,我是你夫君,无论何事我都愿意跟你一起承担!能答应我吗?我不想再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跟你疏远。” 安暖胡乱地点着头,眼泪终究还是夺眶而出。 也不知道安暖昏迷了多久,更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些什么,好像一觉醒来,事情就已经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些笼罩在心头里的阴霾,似乎随着那日的暴风雨也烟消云散。安暖站在阁楼里,心绪不知道千翻百转了几回,所有人都对顾子月这几个字避而不谈,想来那日她的下场凄惨得很。 那些压在心里的负面情绪,随着顾子月的消失,彻底地消失。 这些日子以来,李俊然和安宁、萧泽和茗香,这几个人好事将近,这也是安暖特别安心的原因。另外,霍燕玲按照安暖所说的,和黄丙辰彻底地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这也是安暖觉得异常暖心。 如意坊是莫言卿在背后掌控的,对于安暖来说也不算太大的惊喜。所有的一切仔细想来,就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林耀祖也在莫言卿的安排下,办起了学堂,大伯一家现在也极其规矩。小伯一家日子也过得很是富足,在安暖看来,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安暖在林阳富墓前,半跪着,彻底地释然。没有了恨意,安暖整个人都变得很阳光,虽然脸上的伤疤已经没有办法再祛除,但是安暖却比任何时候都明艳动人。安慧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在想什么?”安慧踱步到安暖身边,低声问着。 安慧的发髻已经有了白发,虽然不多,但是她这个年纪,本不该生白发的。安暖凝视着她,遥想起那日安慧的谆谆善诱,安暖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 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雨过天晴了。 安暖走到阁楼下的小厨房里,远远地就听到了茗香刻意压低的声音。以及莫言卿略显哑然的声音:“暖暖,她还有多久?” 茗香的声音黯淡了下去:“最多半年……小姐的身子已经伤及根本……恐怕……”茗香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还没说出来,就已经哽咽得不行。 安暖紧咬着嘴唇,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莫霏仙的身子已无大碍,得知此事的皇甫月明将人带走了,临走之时,迫于莫言卿连跟安暖道别都没有。日子过得极为惬意也很缓慢,安暖终于如愿以偿地天天逗着莫以安,一晃十日过去了。 自从那日听到莫言卿和茗香的对话后,安暖每日都未曾睡过一个好觉。 难得,莫言卿和莫成欢临时有事出去了,家里的人都不在家,安暖将收拾好的行囊带上,恋恋不舍地吻了吻熟睡中的莫以安,这才离开。 她终究是要离开的,与其生离死别,不如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去。 “小姐你真的打算离开吗?”莲香是最先发现的,安暖没有任何回应,头也不会地决绝而去。 这次安暖走的是水路,天气燥热,河风凉爽,安暖打算一路南下,趁着还活着,到处走走。 安暖刚上了船,却发现船夫不在,等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船夫这才上了船。 不知为何,安暖只觉得船夫的身形极为的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船顺流而下,船舱里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吓得安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此刻风平浪静,安暖站在船头上,晒着太阳,只觉得身心都舒展了不少。 婴儿的哭声,时时刻刻地萦绕在脑海里,听着声音,似乎是从船舱里发出来的。安暖回过头去,恰好见到船夫抱着一个婴儿,顺手摘下了头上的帽子。 那张绝世容颜,让安暖心头猛地一撞,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夫人,你就这样走了,不怕为夫伤心吗?”莫言卿幽怨地说着,那模样让安暖觉得好笑得很,她终究是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蹲下身,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再将莫言卿怀里的莫以安接了过来。朗声道:“公子,你就带着奴婢逃婚闯天涯可好?反正你貌若潘安、又放荡不羁,指不定这一路上桃花朵朵的,不愁找不到媳妇。” 莫言卿瞬间脸就黑了,瞪了她一眼,佯装怒道:“有你这一朵就够我受的了,我哪里还敢!不过本公子要银子有银子,要相貌有相貌,就随你去天涯好了!你可不能再撇下我们啊!” 泪花在安暖眼眶里流转着,安暖没骨气地笑了笑,随即应着:“好!拐个公子去流浪,其实也不错哦!”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