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绛九歌

林深

1473669字连载中

简介: 北有孤雁,惟落九歌。      那年,顾氏被屠满门,他拔剑,跪在众亲前,发誓报仇。   一朝换代,他成为尊贵的檀王,权倾朝野,被他人忌惮。   因平叛有功,风氏崛起,她成为高高在上的郡主。   朝堂之上,她游刃有余,隐在背后的身份却关乎前朝大事。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江山如画,尔虞之间,他执手与她共赴,历经波折。      

最新章节

第七百二十五章:番外二

  顾峥说完,丝毫没留意到身旁男人的脸色变化。   他总觉得自己的认知准确又一针见血。   听闻君玦接手西域七年,将原先疆域不过点大的国土扩充,让流离失所的百姓都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只是这些年的君玦,后宫一直空置。   上一任西域皇有多放浪成性,这一任的西域皇就有多清心寡欲。   外界哪里知晓这位王主的心意,自当是往他是断袖这一论断上靠去。若非不是喜欢男子,君玦也实属没必要清心寡欲七年。   君玦看着顾峥那张脸,总觉得是顾北彦在透过他那双眼瞧自己,不由得颤了颤。   虽说他们夫妇二人云游四方现下过得好不惬意,可君玦对顾北彦,到底还是有些后怕的。他可没忘记当初为了和他争风九歌,险些被他算计得没了一条命。   由此,君玦看向顾峥的目光带了几分懊恼及看穿一切的寡合。   若是他当初娶了风九歌,怕是就没顾峥这个小团子了。   “舅舅,你为什么不回答,莫非是我说对了?”顾峥单手执着缰绳,歪着脑袋一脸疑问加不解地看他。   嗯......你说得的确很有道理。   君玦只在心底补充了一句,随后淡笑出声。男人的脸庞无一例外地举世无双,只是比起他那双唇,所有的英气都显得不过如此。   “小黑心鬼,这话可不能在你夫君面前提起,不然你夫君怕是要往我这皇宫送美男了。”   顾北彦那厮巴不得他断了对风九歌的念想,虽然这念想也早就断了,可当被提起时,心底难免又有些膈应。   想来当初洛七染即位后,为表示楚洛待西域的诚意,以顾北彦为首的檀王一派,却是送了数不尽的美人入宫,说是巩固两国友谊,和睦共处。   送美人来巩固友谊,也亏得顾北彦那厮敢做,洛七染那厮敢允。   顾峥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自然是兴致缺缺。不过小孩的失落来得落走得也快,当他被沙场上正点兵排阵的架势吸引后,目光又转了回去。   顾峥容貌说是像顾北彦六分,那么眉宇间隐约还能看出风九歌的模子。   那一双,更是像极了风九歌。   和当初地牢中,他看到的那双清亮到没有丝毫杂质的眼,几乎一模一样。   外人都道他这个西域皇励精图治,为百姓谋福祉却抛自己福分在后头。可只有他知道,他也不过是人,哪里会没有欲望。   可是他的欲望,和西域这么多百姓的福祉比起来,又算得上什么呢。   顾峥那得天独厚的天赋君玦算是彻底见识到了,有谁见过一个不过六七岁的孩童挽弓搭箭的样子,还是坐在马背上做的动作。此时的顾峥从随从手中取过一把弯弓,半眯着一只眼,箭镞朝不远处的靶心对去。   咻地一声,箭镞射出,直中红心。   众人皆是错愕,而君玦,却是坐在马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也是,风九歌和顾北彦的儿子,功夫能差到哪里去。这么小功夫已然超群,怕是长大后还真不容小觑。   的确是根好苗子啊。   “来,小黑心鬼,舅舅教你另一种招式——”君玦利落翻身,直接坐在了顾峥所在的那匹马上,从后挽上他所持的弓箭。   深夜。   君玦自外处理政务回来,见顾峥伏在一处案几上,案台上似乎还摆着笔墨纸砚。   顾峥练得一手好字,只见纯白的宣纸上,还搭着另一封书信。   看来是从楚洛那里传来的。   本以为会是顾北彦夫妇修书给自己的儿子,没想到竟是从风府传来的。   风书屿作为这团子的亲舅舅,比他这对父母双亲更关心顾峥。信上无一例外地是问安,自顾峥被送入西域也有半年,那对黑心夫妇可以不管,他这位舅舅却是念叨得很。   只是看到最后,君玦的眸光黯淡了下去。   其实他知道,在把风九歌交给顾北彦那一刻,他就注定失去了那个能站在她身后的机会。可是他不后悔,哪怕只能站在不远处看着风九歌,对他来说也已然满足。   信末提到了风九歌夫妇的近况,两人正在别国边境云游,只是因为风九歌有孕才耽搁了回程。   有孕。   也是,和顾北彦一处,两人恩爱如常,有第二个孩子也不是什么奇事。   君玦想着,叹了口气,把信放下,却不经意看到了被团子压在下的另一行字。   顾峥的回信并不是一字未动,他还是草草写了几行字的。   自从这团子被送来西域,西域上下待他无不恭敬,只是少了双亲在身旁,这小子难免觉得寂寞。哪怕是天天整蛊陌楠那厮,也到底不过是一时的玩心四起。   说到底,他还不过是一个孩子,哪里会不依恋自己的父母。   只是现在第二个孩子即将到来,怕是这团子是醋了,才会没有立刻回信过去。   君玦没有嫔妃,膝下自然无子,可在他心中早已把顾峥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哪怕这孩子唤他一声舅舅,他也觉得已然不易。   熟睡的孩童最是没有防备,此刻的顾峥正侧着脸,微微扒了扒小嘴,呢喃了一声。   君玦离开的脚步微顿,随后神色复杂地看向他。   因为,他唤的人并非是夫君母妃,而是王主舅舅。   “王主舅舅,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幸福啊。”   这是顾峥的原话。   君玦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随后他瑰丽的紫唇上扬。   没想到小黑心鬼也有暖心的时候。也行,冲他这句话,平时顾峥的上房揭瓦行为他就不计较了。   当然,君玦没想过的是,梦中的顾峥在说了那句话后,末了还补充了一句。   你一定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幸福,断袖不可耻,连襟也不可怕。   君玦自这团子屋内走出时,遇上了再次恰巧‘路过’的陌楠,他直接装作没瞧见这厮,正想离开。   “我说,你不会还没放下吧。”   陌楠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男人的脚步随即停下,沉默无疑是默认了陌楠的话。   得到这个答案,陌楠失笑摇了摇头。   西域的月色总是寡淡中带着孤清,嵯峨宫殿中,一个颀长的身影站成一道落拓的风景。   世人只知道,王主君玦励精图治,将西域整治得井井有条,终身未纳娶妃嫔,孤寡终老。   ---   她是九天翱翔的凤,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光亮。哪怕只能做那个在她身后瞻仰的影子,我也如饴甘之。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