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绛九歌

林深

1097406字连载中

简介: 北有孤雁,惟落九歌。      那年,顾氏被屠满门,他拔剑,跪在众亲前,发誓报仇。   一朝换代,他成为尊贵的檀王,权倾朝野,被他人忌惮。   因平叛有功,风氏崛起,她成为高高在上的郡主。   朝堂之上,她游刃有余,隐在背后的身份却关乎前朝大事。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江山如画,尔虞之间,他执手与她共赴,历经波折。      

最新章节

第五百三十九章:助纣为虐

  离别已然成了注定,她也是没什么话再同风书屿交代的了。只是希望他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能够活得精彩才是,而他同沈安歌的一段情,自然是能够长长久久的最好。   “那我便走了,你要好生照料自己。”风九歌同顾北彦一道往外走去,走到半途却又是回头看了眼风书屿。   风书屿一人站在楼台之中,一身孤清,看上去格外桀骜。   不知何时,她和风书屿都活成了另一幅模样,为了权势争斗而不得不为,为了能够活下去而变得精于算计起来。   他们的初心没变,可是容貌可变,其余也可变。   “对了,他日若是来了京城,定然要娶安歌过门才是,不然不给人家名分,她可是不会从了你的。”风九歌甚少同人打趣,同风书屿打趣的时机也是极少的,只是此番,看着风书屿同沈安歌那般膈应,她却是想打趣风书屿一番。   她自然是知道,风书屿一早便有打算迎娶沈安歌过门,只是此番对风书屿来说,沈安歌平安活着已然是极好的了。而风书屿,闻言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迎娶沈安歌?   她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倒着实让风书屿理不清思路了。   沈安歌还躺在病榻上,他如何给沈安歌名分?   风书屿一人面露错愕地站着,随后见风九歌同顾北彦离开的身影,僵持了半晌猛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过再回头看去,风九歌等人早已走远,他不再犹豫地往明月楼而去,心中慢慢积聚起点滴星火,在涌动。   他也不知道,为何心中有如此激动的时候,就像是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而他的心中,毫无保留地在思忖着一个问题。   风九歌会那样说,绝非是事出偶然。若是他所预料的那样,那么……   而风九歌等人呢,自从本营中离开后,便上了早已侯在门外的马车。   此番他们的目的地是边地,自然是要全副武装的为好,此行边地也是不能够马虎大意的。   不过呢,自风九歌方才同风书屿说了那些话后,便不自觉地心中露出几分得意来,若是风书屿同沈安歌成了,便是她推波助澜的缘故,而风书屿,也总归不用那般了。   虽说不至于寻死觅活,可风书屿像个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为了沈安歌不死不活,那副样子她想沈安歌自己都不愿看到,风书屿此番也不会这样了。   只不过呢,风九歌一向以为这种事儿是轮不到她做的,可是帮风书屿同沈安歌,她却是格外自喜,就像是做成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样。   “口水掉下来了。”就在风九歌笑着时,顾北彦突地冒出一句。   口水?在那儿?   风九歌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顾北彦双眸含笑,一脸地‘不怀好意’。   顾北彦如此说着,风九歌反应过来才知道,他是在调侃她!   什么口水,他分明便是在数落自己,她不过是在笑而已,什么口水流下来。他分明便是见她好调侃,才会这样说的。委实过分。   风九歌发觉自同顾北彦摊开话后,说得格外明白,这厮便愈发地没脸没皮了。   她不过是觉得替风书屿做成了一件好事,俗话都说宁毁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她这不都是替风书屿和沈安歌好来着么,顾北彦就会数落自己,那他呢,让他是去看着风书屿,尽可能先拖着他,谁料顾北彦压根便没收住自己的脾性,风书屿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不放心沈安歌一人,才会回来得这般快吧。不过他们不是去处置门中叛徒来着,怎地此番结束的这般快。   “那个白首收拾了?”风九歌虽说是发现了风书屿底下出了叛徒,可是此番却是交由风书屿处理的。   顾北彦没说话,此番却是直接将风九歌揽入怀中,靠在她肩头,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   风九歌便是这世上最毒的罂粟,让他甘愿沦陷。   这般亲昵的举动,风九歌早已不是头一回知晓,不过此番,她却是愈发紧贴地靠了上去。   “嗯。”底下那些人不足为惧,顾北彦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而风书屿也没有。   这些人都是归属风书屿底下的,要收拾料理也该是风书屿亲自动手,他现下是郡守,若是底下人还不服从他,觉得他是谋权篡位不堪一击的,那样风书屿的未来才会走不长。   不过夏桉年在此事中也有参与,而此番风九歌却无法说什么。夏桉年要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此番风九歌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若是夏桉年敢轻举妄动,她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风书屿不过才刚继任郡守,底下就出了这种事,委实是别有用心之人不得不防。   “也好。”风书屿的事儿就要他们自己解决,而风九歌也是不插手的了,如今更让他们头疼的是,洛七染此番却是当真伤得不轻。女子信接二连三地传来,更是提到了洛七染病情反复,毒素蔓延。   洛七染不是顾北彦,没有百毒不侵的体质,如今被西域贼人暗算中毒,也是情理之中的。   到底是那些人才会如此狠心,让洛七染中毒,就是为了将他除去。虽说洛七染在楚洛没什么地位,也俨然谈不上什么利用,可但凡是能够打击到楚洛的地方,西域那群贼人都会做。   风九歌也说不清对西域究竟是何种情绪,君玦因她死在楚洛,西域是损失了一个皇子,她该是为此心怀歉意的。可是君殇却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逃回了西域。   若非是君殇早些逃跑,君玦压根不会留下等死,一早便知道君殇不安好心,也无奈那时的风九歌并没有看得格外透彻。若是他当真知道,就不会让君玦死了。   她欠西域皇室一条性命,该是偿还的才是。可是如今大敌当前,她身为楚洛中人,自然是要以国都为重。可她并非是为了洛樾笙而卖命,是为了自己。   若非是形势所逼,她不会帮洛樾笙助纣为虐。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