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绛九歌

林深

795339字连载中

简介: 北有孤雁,惟落九歌。      那年,顾氏被屠满门,他拔剑,跪在众亲前,发誓报仇。   一朝换代,他成为尊贵的檀王,权倾朝野,被他人忌惮。   因平叛有功,风氏崛起,她成为高高在上的郡主。   朝堂之上,她游刃有余,隐在背后的身份却关乎前朝大事。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江山如画,尔虞之间,他执手与她共赴,历经波折。      

最新章节

第三百九十章:纷纷扬扬

  是啊,她如何能够不记得,在沈少寺心中从未有过自己,也从不会因为自己而停留。是她太过多想,太过多此一举,太过自作多情。   总以为只要默默陪伴在沈少寺身边,即便一无所获,即便山穷水尽她都无所畏惧。即便知道沈少寺心中装着宁蔓,装着复国大业,她还是毫无条件地协助他达成自己所想。   蛰伏在风九歌身边,帮沈少寺筹划所有,替他达成所想,即便是失去自己的性命。   而今她终将看透,在沈少寺心中不会有自己的存在。宁蔓是他心中至宝,复国大业是他心中所想,沈少寺可以胸怀苍生,可这苍生绝不会有一个她的存在。   只是因为宁蔓的一句话,他便对自己兴师问罪,未免有些太过武断。   他宠宁蔓至宝,却不能这般平白问罪旁人。且不说她从未有过将宁蔓取而代之的念头,即便是有,她也不屑于去做。   她再不自量力,也知道宁蔓是沈少寺的逆鳞,轻易碰不得。   可她不对宁蔓动手,却并不代表旁人不会对宁蔓下手。宁蔓生性单纯,如若说得逼真一些,她十有八九便会信了那人的话。   沈少寺如今正是在擘画时,太多的因素需要考量,不能再多一个宁蔓。前线战事尚未解决,后方储备便已起火,这对沈少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子衿知晓自归来后沈少寺并不待见自己,多半是因为自己没了用处,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只是她帮着沈少寺处理门中事务,没有料到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会对宁蔓下手。   各个击破总比一网打尽来得容易,那些人倒也真是算得极好。   “派人盯着檀王府,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禀告与我。”沈少寺小酌了下茶水,随后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杯具,瞥了眼站得笔直的子衿,语气稍稍有了几分缓和。   这几日的事接连让沈少寺吃亏,他现下急需一个实用的法子。   洛樾笙对风府动手,又替自己除去了西域皇子,妄想挑起西域与楚洛的战端破灭,沈少寺错失了一个时机,可静下来想想,洛樾笙这也不是平白给他送来了机会。   西域与楚洛迟早有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他只需坐收渔翁之利,看着两方恶战耗损体力,届时收网便可省去好大气力,也算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成所想。   西域那头算是好事,可对风九歌来说,却并非是好事。   风府此番出了这般大事,风九歌行踪不明,如今盯紧檀王府便是最好的选择。顾北彦不会放着风九歌不管,他定然会做出什么。   风九歌是他的女人,洛樾笙屠了风府满门,这笔账顾北彦迟早都要找洛樾笙清算。此番倒真是正好,顾氏和风氏两个氏族的仇恨,一同找洛樾笙寻了。   先料理了洛樾笙,再慢慢对付顾北彦。沈少寺心中有自己的计谋,只是现下尚缺些火候,不能急于求成。   “是。”子衿领命。   “下去罢。”沈少寺摆了摆手,像极了驱逐。   子衿的双眸黯淡,颔首退后。她再熟悉不过沈少寺的性子,他看上去格外温润,可到底这种温柔是因人而异。   所有人都可以让沈少寺以笑脸相待,可自个儿便是不能。   她身份卑贱,连在沈少寺跟前说话都觉得渺小,如何能够让沈少寺对自己另眼相看。全都是她在痴心妄想,在自以为是……   沈少寺看着子衿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收回了阴冷的目光。   妄想在他覃寺门,在他沈少寺身边动手脚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想要利用宁蔓来牵制他,他们怕是动错了脑筋。他沈少寺可以负尽天下人,即便是负了宁蔓,他照样可以达成心中所想。   只要他的计谋达成,即便是失去一切,失去所爱,他都再所不惜。   从袖中取出一枚扳指,素净的指腹慢慢摩挲过扳指本身,上面少有些许裂纹,可玉质清澈,是少有的上等品。   他一定会达成自己的目的,一定会替自己活下去。   这枚扳指便是证明,他沈少寺不会比任何人差,也不会被任何人比下去。所有的人,都不过是他的垫脚石。但凡损害到他半丝利益,就不能存活下去。   他一定会活得比那人要好,一定会……   ———   少有的阴雨连绵天,细长的雨丝打入楼阁,透过斜窗入内,带着丝丝潮湿,让人只觉得压抑。   婢女刚进屋添置了烛火,一阵风吹进,瞬时又给熄了下去。屋内又只剩一片凄凉,莫名瘆人。而殿中的梨花椅上,一抹瘦小的身影环抱一把弦琴,瑟瑟将自个儿缩成一团。   三千青丝披散肩头,遮挡住了女子的面容,她衣着再单薄不过,让人看上去好不怜惜。长睫瞌上,抖动间出卖了女子现下的境况。   “不,不要——不,不——”女子像是梦魇之人,在睡梦中极力想挣脱什么。她的语气急促,连呼吸都开始带着喘气,情绪激动时分,连带着瘦弱的身子都开始颤抖。   梦魇中的李凉凉,像极了困在笼中的小兽,想要逃离,只想挣脱。   她赤着双脚踏在荆棘密布的丛林中,身后是足以吞噬一切的黑暗,她奋力朝前跑去,想要摆脱掉什么。   “在那儿!”一片举着火把的粗粝大汉喊了一声,声源袭来,李凉凉脚下的动作几乎顿住,险些摔倒。   荆棘刺穿了脚,不用看都是一片鲜血淋漓,可李凉凉此番却已顾不上疼痛,如若想要活命,她一定要逃离他们的追捕。   与其被他们抓到羞辱而死,倒不如她自行了断。她已然家破人亡,所有的亲人都因为她而死,她一介女流,不过一个弱女子,至少死也得死得刚烈些。   李凉凉从地上爬起,再次奋力朝前跑去。   “啊——”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李凉凉的身躯骤然往下落,扑腾一声,随后便是茅草纷纷扬扬落下的声音,隐约间,她还听到了脚腕错位的声音。   而李凉凉,在落下后,头撞到了地面,瞬时昏了过去。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