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妃令天下:殿下,你又被算计了!

二宝宝

997571字连载中

简介:

最新章节

第五百零一章我来晚了

     白梦涵以为老酒匠肯定是没有听说过这个词的,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是听说过的。   “我曾经在古书上看过记载,并且想要将这个酒真的做出来。”   他说道:“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现在晚年里面收的一个徒弟,却是打算做出这么一个工程来的。”   他也对白梦涵十分的佩服。   他心想,白梦涵应该也是从古书里面看出来的吧。   他当年也看了那个古书,在尝试过做了一下,但是,没有像白梦涵一样尝试这么久,并且,还为了制作出这个葡萄酒,过来学了一个月的手艺,当初的他,只是尝试了一两次,失败之后,他就放弃了。   于是他还是挺佩服白梦涵的恒心的。   “那我们接下来就一起联手制作这个葡萄酒吧。”   白梦涵对老酒匠笑。   两人就此开始准备,终于在第二个月的新品要出来的那一天里,他们将葡萄酒成功的研发了出来,拿到了白月酒楼里售卖。   因为这么小小的一坛葡萄酒,花费了许多的葡萄。   所以,这坛葡萄酒的成本,是很高的,于是,白梦涵也没有让它跟其他的菜一样,都标很低的价格。   白梦涵直接给它标上了一个昂贵的价格,并且也跟人明确的说,这个酒,差不多是要有钱人才能够吃得起的。   因为它的价格的确是很贵。   只不过,这两个月的时间以来,白月酒楼的名气也的确是打出去了。   要知道,不少不是荣城的人,却是专程跑到荣城这边来,就是为了来到他们的酒楼这边吃饭的。   所以,虽然白梦涵的这个葡萄酒,标价很贵,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过来吃。   也卖了不少出去。   这么一天天的下来,白梦涵的白月酒楼也是名声渐渐地越来越响亮。   然后与此同时白梦涵也听见了这么一个小道消息。   听说,京城里面,那个坐着皇位的人,换了一个。   跟所有人所料想的一样,新的皇帝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刚上任,根基不稳,但是,他却没有选择跟先帝走一样的道路,他并没有选择用填充后宫,而去得到大臣们的支持。   他甚至是将原本太子府里面有的那些美人,全部都放逐出去了,现在,他的后宫里面,空无一人,就只有一个脾气好的太妃在慕容枫的扶持下,当了太后,帮他看管着后宫里面的宫人。   慕容枫用了最是雷厉风行的手段。   就是将了些不服从他的人都给杀死,惩罚。   只不过,这样做,有利也有弊。   起码,在白梦涵开酒楼的这几年里,一直听说皇宫里面不断地出事。   大臣们不满新帝,想要自己立其他的皇子为帝,挟天子以令诸侯。   于是时常有谋反的事情发生。   直到白梦涵开酒楼的第三年里面,这才听说,前朝那边,逐渐平息了波澜。   只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了。   “掌柜的,来一坛葡萄酒。”   有一个客人走了进来跟白梦涵说道。   客人明摆着是对白梦涵有意思的。   因为白梦涵毕竟年轻长得漂亮,所以,这些客人来来往往,到她的这酒楼里面,如果碰到她的话,总是要拉着她多说话的。   “小谷,准备葡萄酒。”   白梦涵道。   “好啦。”   这时候的小谷也是一个大姑娘了。   她前段时间已经开始谈恋爱了,似乎还谈得很开心。   而小蝶则像是挂念着什么人一样,一直心有顾忌,并没有接受那些追求她的人。   准备好了葡萄酒之后,白梦涵提上葡萄酒,给客人。   “掌柜的,不如我多花一些银子,你多陪我说说话吧。”   客人笑到。   白梦涵轻笑一下,却还是摇头,“还是不了。”   她并没有心思,说想要跟自己的客人维持什么暧昧的关系,因为她的确是并没有遇到什么喜欢的人,她也不想要造成一些本来可以避免的误会。   既然本来就是什么没有什么可能的事情,那么又何必给人希望。   客人自然也猜到了白梦涵的反应,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将掌柜的娶回家。”   白梦涵接不上话,就只能沉默的笑。   酒楼的生意很好,不止他一个客人。   很快其他的客人便填满了酒楼,也就找不到那个客人的身影了。   一天的时间,差不多就这样过去了。   白梦涵收拾好了手里头的东西,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了。   她关了灯,躺在自己的床榻上。   她闭上眼。   好多的前程往事在她的脑海里经过。   去年的时候,叶清风对她表白了,只不过,白梦涵对叶清风,的确是没有那个意思。她给了叶清风一百两的银子,算是为当初叶清风给她创业的银子还钱。   只不过,这件事情好像给叶清风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叶清风也因此而离开了荣城,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身边的朋友,似乎也一个个的都离开了。   今天早上的时候,小谷也认真的问过白梦涵,她问她说,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其实她也不知道。   三年前,离开太子府的时候,她自以为,今后可以随便找一个人,从此以后,柴米油盐,一辈子就过去了,但是,当她真正的去处理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却发现,一辈子的事情,是绝对不能随便过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她年少的时候,见过了太好的人。那人就像是巫山的云彩一样,她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觉得这辈子就是那个人了。   于是,在现在,她就更没有办法做到敷衍,做到随便,做到随便找一个人,便能够替代那个人的存在。   真难呀。   她重新闭上眼。   她问自己的内心。   夜阑风静縠纹平。   没有任何人可以回答她。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一声敲门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白梦涵眉心微跳,却还是选择了装睡。   她的心就像是打鼓一样,告诉着她这件事情绝对不一般。   有个人直接翻窗走了进来。   她听见了那个人的轻叹。   那人在她身旁蹲下,伸手,抚摸她的眉眼。   她终于忍耐不住了,眼皮颤抖,落下两行泪来。   她的“巫山云”说:“我来晚了。”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