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苏软

591659字已完结

简介:未婚夫出轨,她酩酊大醉,却被一个神秘的男人捡走了。 捡走了不要紧,失态失身又失心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几次三番地救她水火之中,让她灰暗的人生有了别样的光彩。 她逐渐深陷,动了真心,再次踏入婚姻殿堂。 可天堂与地狱只在一念之间,为什么曾经帮她念她拿命给她的男人,最后却想要她的命?

最新章节

第454章 大结局

既然怀疑到厉辞的身上,蔓笙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告诉萧郁,要他调查厉辞。 萧郁笑笑:“怎么想通了?” “我之前一直不肯相信厉辞会参与伤害我们的事,特别是我,可我该怎样不去相信呢,事情发生了这么多,他什么都没说过,甚至不再跟我联系,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为了打消我对他的怀疑,我也该做点什么了对不对?” 萧郁扣住她的手,摩挲了两下:“事情交给我,别再操心了。” 邱易辰的事儿闹的太大,短时间内舆论也下不去,事情的调查比想象的要困难的多。 但幸亏有贺燃的帮助,使得案件可以延缓进行。 给足了萧郁调查的时间。 一周后,事情出现了转机,乔氏集团陷入债务危机,并曝光了收受贿赂的丑闻,连带着乔志国被革职查办。 沈薇心慌,找到向娟,向娟打来电话问萧郁,萧郁给回了一句话。 “你管好自己的女儿,这些事儿也就不能大白天下。” 后来不知道沈薇用了什么手段,总之网络舆论在萧郁的控制下渐渐销声匿迹,没有人再敢乱说。 蔓笙的肚子日渐大了,反应虽然不大,但也着实难受,萧郁一面照顾她,一面还在四处忙碌。 蔓笙心疼他,常常煲汤给他送过去。 这天车子行了半路,被拦了下来。 “什么情况?” 司机略有紧张,警惕道:“可能是邱易辰那边的人,您别出去,我这就打电话。” 接着,蔓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敲了车窗,蔓笙犹豫片刻,降下车窗,淡漠的看过去。 “联系你很不方便,才出了这样的下策,没吓到你吧。” 厉辞的脸上透着几分笑意,但却让人胆寒。 蔓笙抿了下唇角:“有事吗?” “这么久没见,都不想和我聊聊吗?” 蔓笙火大:“这是你要跟我聊聊的方式?” “蔓笙,我也很无奈,萧郁把你保护的太好了,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好吗?” 最后蔓笙和他到了路边的一家咖啡厅。 若是从前,哪怕他跟乔依澜在一起了,蔓笙都要关切两句,不管怎样都要祝福,但现在,那些话可真是说不出口。 “这种时候找我出来想干什么?” “我们之间,应该有很多话还没开诚布公的说过。”厉辞勾了勾唇角:“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想必你也有很多疑问,所以才派人调查我,事实上,我认为我们的关系,不必动用他人,你直接来问我,我什么都会告诉你。” 蔓笙没想到厉辞会这样直接,她以为会很漫长,因为厉辞确实布了很长很长时间的局。 这样将他们蒙在鼓里。 默默的躲在暗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可现在,他打算开诚布公了。 蔓笙实在摸不透他的心思,但也不会错过这样一个机会,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她必须要听了,要问了。 “好。” “程千倪跟我说过,几次伤害我们的事,你都有暗中参与。” 厉辞淡淡点头。 蔓笙心头一震,紧了紧手:“为什么?” 厉辞明亮的眼眸看向她,唇齿间溢出几分冷意:“你说呢,难道我真的那样大度,会真心实意的祝福我深爱的女人跟别人男人幸福的在一起?我从没那么大度,相反,我自私又偏执。” 蔓笙闭了闭眼,她眼前的男人,仿佛是个陌生人,她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 “得不到就要毁掉,不惜利用程千倪对你的喜爱,让她成为你的助手,一起来伤害我对吗?” “你一直都很聪明。” 蔓笙的心在滴血! “可是即使这样还是没有打倒我们,所以,所以你杀了邱易辰对吗?” 蔓笙看到厉辞笑了,那种没错,就是我杀了人的得逞的笑容,可他却没有承认。 “就算是我,也不会亲手杀他,我很快会结婚,拥有自己的家庭,我何苦在这种时候,毁掉我剁手可得的未来。” 厉辞一脸坦然,摊了摊手:“你知道这个未来包括什么吗?” 蔓笙眼含泪水,摇了摇头。 他疼惜般的递过来一张纸巾,又自顾自的说:“乔氏被萧郁毁了不要紧,和萧他一直发展的不错。” “你什么意思?” 蔓笙警惕起来。 他却缓缓道:“蔓笙,前两天我已经与萧老爷子做了DNA鉴定,事实上,我一直都知道,我是萧家那个走丢的小叔。” 所以这些年苦心经营。 所以这些年历经磨难。 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跟了自己的侄儿,眼睁睁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都给了那个男人。 那本该是他的,全部都是。 - 蔓笙来到和萧大厦,萧郁已经急匆匆的往下走,看到她,快步走过去:“听说遇到了厉辞,有没有事?” “你知道了吗?” 萧郁微微一愣:“知道什么?” “厉辞的身世。” 萧郁轻薄的唇紧紧抿了一下,显然早已知情:“前不久刚刚知道,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他都坦白了?” 蔓笙点头。 抑制不住胸口的抑郁:“他什么都说了,他还说,当年那场大火也是他蛊惑我放的。” 因为是他,所以一切都好解释了。 萧郁的屡次受伤,她的种种不幸。 原来这个凶手就在身边,近在眼前。 萧郁抱住蔓笙,轻轻抚着她的背:“法律一定会制裁他。” 可蔓笙该相信法律吗,她可以相信法律,但却不能相信,厉辞真的会被制裁,他一定是想好了一切,才会这样说出口。 他一定想好了后果,否则怎么会鱼死网破。 “和萧怎么办,你爷爷真的会把它给厉辞吗?” 萧郁嗤笑:“和萧给不给他都不重要,就算给了他,他也没命享福。” “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他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年底。 邱易辰的案子终于给出结果,杀人凶手是一个男护工,他一口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将厉辞牵扯进来。 但是,警方在最后还是查到了蛛丝马迹,男护工反口,揪出了乔依澜。 对,厉辞在最后关头,也是将自己的女人推到了前面。 乔依澜可能真的很爱他,很爱他,在这种时候,也没有说一句关于厉辞任何不好的话。 她认罪了。 也判刑了。 - 六月初,蔓笙生下一个女孩,那天晚上萧郁不住的亲吻她,她也泪眼婆娑的:“让我看看宝宝。” 小宝宝满月当天,萧郁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蔓笙与他站在中央,接受众人的祝福与赞美,而遥远的边疆,传来了厉辞遇险而死的消息。 什么都有定数。 蔓笙得到消息,神情淡淡,没什么变化。 只是对萧郁说:“明天去看老爷子吧,让他看看孩子。” 全文完。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