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兵锋天下

醉卧漠北

2023818字连载中

简介: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男儿十万兵。 披上军装,我为战神,军装褪去,他们称我为——枭!

最新章节

第912章 大结局

             七天后,位于燕京第一医院。                  林义睁开眼睛,历经一个星期的治疗,他终于恢复过来,这七天,林夫人在身边一直照顾着他,无微不至,让他无处不感觉到有家的温暖。                     “苏家的事,已经落幕了。”林夫人为林义削着一个苹果,说道:“苏江河自己拦下了所有罪责,虽然依照他的身份罪不至死,但这辈子,也要在牢狱中度过了,你的天刀兄弟的仇,算是报了。”            “苏江河虽然没死,但那些罪行公布于众,名声扫地,这也算是沉冤得雪。”                     “嗯。”         林义沉吟一声,眼眸闪烁,不知在想写什么。                  林夫人忽然轻笑一声,她握着林义的手,说道:“我知道,你还是放不下你以前的初恋,苏家那个丫头,对不对?”                  被自己母亲这种眼神盯着,林义忽然有些脸红,他只是笑了笑,说道:“妈,没有,我只是觉得,她本性还算善良,牵连进来,有些无辜。”               “我就知道。”林夫人手指在林义额头一点,出声道:“放心吧,我已经上下打点好关系,不让人难为那丫头,再加上苏家老人力保,这丫头,已经无罪释放。”               “但,不能留在国内了,我会给她一笔钱,让她出国去,做一些小生意,依照她的能力和手段,不会大富大贵,但也会衣食无忧。”                     林义心头的石头放下了,他嘴角扯起一抹笑容:“妈,谢谢你。”                     “臭小子。”林夫人轻笑一声,她满脸温柔,说道:“快吃吧,吃饱了,好回家,你爷爷,家里人都在等你呢。”               “嗯。”               林义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眸中露出一抹激动和向往之情。、                  家,多么热情,多么令人感动的词汇啊!                     半小时后,林家人和虎窟兄弟们围绕着,将坐在轮椅上的林义推出病房,一路上说说笑笑,缓缓离去。               而就在医院不远处,某一个角落里,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孩,望着这一切,目光涣散而复杂,她想要张口喊一声,犹豫半天,却还是缩回去了——            正是苏诗瑶。         “他就在那,不去打个招呼?”耳边,传来一个温婉而动听的女人声音,却正是沈傲雪缓缓走来。                  苏诗瑶目光闪烁,最终还是摇摇头,“我和他,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我们之间,已经过去了。”                 沈傲雪沉默片刻。                  苏诗瑶忽然张开双臂,给了沈傲雪一个拥抱,她含情脉脉:“帮我,照顾好他。”               “我会的。”沈傲雪答应道,她轻笑一声:“他是我丈夫。”            苏诗瑶默默点头,望着林义和一家人团聚的背景,转身孤单离去了,她的身影萧瑟,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落寞、、、               一切,终于结束了,尘埃落地、、、、                  ※※※※※※※※※※※※※※※※               十年后。                  又是一年春节到来,燕京城内,林家大院,异常的热闹,张灯结彩,热闹非常。                     在古院内,梧桐树下,两位耄耋之年的老人精神抖擞,身着喜庆的大红唐装,正持子对弈,在两位老人身边,一位七八岁的小男孩正恭敬的站在身边,小孩子虽然年幼,但稚嫩的脸庞上却已经满是老成和干练神色,透露出一股和年龄极其不相符的稳重成熟劲儿。            啪!            “将军!”            林无锋一子落下,哈哈大笑起来,“老沈啊,你终究输我一手,这都第三盘了,你这整天算计的老财主,怎么脑子也不好使了,哈哈?”                  面前,沈万千只是哈哈一笑,无奈摇头:“人老了,不服老不行哦。”                        此刻,一旁的小男孩却是意味深长一笑,他说道:“爷爷,姥爷其实早就能赢,这是让着你呢。”                  “哦?”林无锋饶有兴趣,他哈哈笑道:“你倒说说,怎么个让法?”               “只是因为他是客人,你是主人,古语有云,客随主便,不能喧宾夺主,因此,姥爷每一步棋都在深思熟虑,怎么才能够尽全力,还不赢棋,这也是煞费苦心啊。”                     林无锋和沈万千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真是个人小鬼大的机灵鬼,那你这样直白白说出来,你爷爷可不就没面子了?你这个小主人,人情世故可做的不到位。”                     小男孩马上面色一肃,恭敬重施一礼,“姥爷教诲的是,平安受教。”                     两个老人全都满意点头称赞,又考起小男孩一些功课,从晦涩难懂的古语,到精明的数学金融,他五一不知,无一不晓,甚至于历史人物,当局的实政,都有自己独特见解,让两位老人拍案称奇。                        “爷爷,爷爷救我、、、、”               正此刻,一声清脆而可怜兮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粉雕玉珠的小丫头奶声奶气的一股脑攥紧林无锋怀里,大眼睛里雾水打着转,眼看就要落金豆子,楚楚可怜:            “乖孙女,这是怎么了。”林无锋抱起可怜的小家伙,笑道。            “妈妈,妈妈又要打我、、、”                  “林婉儿,你给我站住!”门外,一向温婉贤淑的沈傲雪此刻拎着一只鸡毛掸子,俏脸寒霜,满脸怒火,更让小丫头躲在老人怀里,楚楚可怜,一副委屈到极点的样子。                  “小雪,整天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沈万千有些看不下去,低声训斥道,“婉儿还是个孩子嘛,你老跟她计较什么。”                     神傲雪没好气说道:“爷爷,她已经五岁了,还小?平均每天都有三四波家长找我告状,这大年初一头一天,就打哭了四个小朋友,你说说,再不管这小丫头就无法无天,成混世魔王了。”                     小丫头躲在老人怀里,不服输的昂头小脑瓜:“那,那是他们笨,大男人都打不过我一个弱女子,活该!”                     “你说什么?!”沈傲雪当即气炸了肺,“你再说一遍。”                  小丫头马上攥紧老人怀里,一副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老人连声哄着,气得沈傲雪直跺脚,丝毫没办法。                        “都是你们惯的,看以后等你爹回来不收拾你。”沈傲雪气呼呼撂下一句话。               “怎么,收拾谁,谁又不听话了?”此刻,门外传来一声笑声,林义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爹地。”林莞尔马上喜笑颜开,一股脑冲上去,抱着林义大腿撒娇打转,林义笑呵呵的抱起小丫头,递上去几块糖果,小丫头顿时喜笑颜开,甜蜜的话说个不停。                        “父亲。”而林平安,则是恭敬的喊了一声,虽然心中喜悦,但一向稳重的他却没怎么流露出来。                     “乖。”林义笑了笑,对于自己两个孩子也没有厚此薄彼,沉吟一声,从包里拿出一副古色古香的书籍,说道:“送你的。”                  “欧阳修的碑帖?”林平安当即眼前放光,简单的道谢一声,便兴高采烈拿去碑帖前去研究临摹去了。                              林义轻笑一声,又向林无锋,沈万千两人行礼道谢。                     “最近可还忙?”                     “还可以。”林义笑了笑,说道。               如今正是虎窟全面大发展时候,已经囊括华国,目前朝着东南亚地区发展,而天刀那边也已经在林义带领下,逐渐分化出几只优秀队伍,一时间风头无俩。                  至于北境的二楞,苏杭的郭子雄,华西的钱运财,也逐渐从父辈手中接过职权,逐渐迈入年轻一代。               整个华国,显得朝气勃勃,有着无限好的未来!                     简单谈笑几句,林无锋望着一旁研究碑文的陈平安,赞叹说道:“平安这孩子,肯钻研,有智慧,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境界,日后前途无量,无论是从政,还是从商,都是一把好手。”                     林义看着一旁的儿子,也是充满了自豪和骄傲。                  “爷爷,爷爷,那我,我能干什么?”林义怀里的林莞尔不甘示弱,滴溜溜转着大眼睛。                  “你呀,小混世魔王,不给我惹祸就好了。”林义揉了揉小丫头鼻尖,让小丫头撇着小嘴,娇哼一声,满脸的不高兴,没有十几个棒棒糖都哄不好那种。                        “平安 ,莞尔,北境的燕叔叔,苏杭的子雄叔叔,还有你钱叔叔来拜年了,走,我们去见见他们。”              门外,林夫人热情的招呼着两个孩子,林平安倒是中规中矩的一一向前行礼,而林莞尔则是马上换上一副笑脸,一股脑攥紧钱运财的身边,甜腻腻的一口一个胖叔叔叫个不停。                  没办法,谁让他最有钱?糖最多?!            “走咯,拜年去了。”                  林义笑呵呵的,带着两个孩子,身边左拥右抱,游走在热闹而繁华的胡同街道口,鞭炮齐鸣,万家灯火,他感慨一声——                  长刀入鞘,马放南山。                  这,才是生活啊。                        (全书完)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