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道途

听蝉

376992字连载中

简介:昆仑墟前,仙人止步;葬天岛上,帝皇喋血。 苍穹之下,无人不是凡夫俗子,谁敢妄言仙道? 人生百年,顺心即是仙,无愧自成圣。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铃声悠扬

已入夜多时,幽州南陲的临轩城将军府依旧是人声嘈杂,明日的大婚乃是大周皇朝少有的盛事,可是大将军邱延与将军夫人,也就是大周先帝的长公主周铃,此刻却没有迎客,而是坐在一处僻静的小院里,相对无言。 邱延中指轻轻的敲打着石桌的桌面,眉头微微皱起,心神不宁,按理说喜事临头,不该如此,可惜的是,身在其位,知道的事情多了,烦心的事情自然也多了。 “此次星儿看似胡闹,实则是有高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将军夫人周铃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陛下...”邱延刚说出两字,便被接下来的周铃打断。 周铃微微摇头:“且不说皇兄那边一直非常重视夜儿的成长,就我这层关系而论,长安城也不会如此做派,大周不可一日无南陲,南陲不可一日无邱家,这是事实,更何况丰都那边最近异况连连,南陲更成了重中之重,星儿绝对是瞒着皇兄偷拿了万妖铃,又有高人相助,才一路走到了临轩城才对。” “星儿还是太年轻,这么多年的呵护,让她在这件事上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而不自知,陛下那边又下令不准伤了小公主,如此一来,长安城的那些高手,也无法拦住她来临轩。”邱延叹息一声,万妖铃在临轩城,终究不是办法。 “他们管不了,皇兄管不了,可是不代表我这当姑姑的管不了,我已经安排星儿去铃楼了,大阵封楼,婚事完毕之后,再好好安抚这个小公主吧。”周铃也是无奈,一方面大周皇朝的名声,一方面是自己疼爱的侄女,只好牺牲那个小的方面了。 “若早知如此,那头狐妖,十年前就该斩草除根。”邱延冷哼一声。 “你我何尝不是私心?九阴玄狐本就是太古遗种,在妖族中的血脉地位也是极其靠前的,若是夜儿能与其双修,且不谈那元阴有机率让夜儿拥有一丝丝的寒气,就是那终日的九阴寒气,在夜儿融脉之时,也能大大帮助他稳固心神,减小差错。”周铃目光平静:“若她是别的妖物,早就在这腾龙消失了,又怎么能攀上我们夜儿这样的高枝。” 邱延点点头,不再说话,只要大婚之时,万妖铃不响,一切成了定局。 他邱延自然会在之后的某天恰好识破秋月的妖族之身,然后震怒,对自己的儿子再展现出痛心之态,由自己夫人出来劝和。 一番瞒着邱月夜的苦肉计之后,再出力请华神医压制秋月的妖气,如此一来,他的儿子邱月夜一直被蒙在鼓里,道心不会受损,这狐妖更会对他们夫妇二人感激涕零,真心侍奉的他的儿子登临大道。 孤寂记载九阴寒气妙用太多,对神魂的稳固更是世间第一等的良药,人族身体孱弱,神魂不稳,故而正常人丹田之内只能容纳一脉真气。 南陲邱家四脉之体也不是人人可以突破,邱延至今才掌握三脉之力,最后的那道雷脉,迟迟无法握在手心,更是在多年之前的融合金木二脉之时,重伤垂死,之后再也不敢触碰融脉之事,境界多年止步化灵初期巅峰,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邱月夜的出世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但是此子十五岁那年,首次聚脉,竟是邱家四脉之中最难的雷脉,之后修行一路高歌猛进,踏入问道之阶之时,更是再次将风脉握在了手中,让大周皇室都震惊不已,若是邱家再出一个四脉同修之人,只要不中途大道夭折,登临圣人境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不仅仅是邱家,周皇对那只九阴玄狐的存在也一直关注,想要留给邱月夜,多年之前这一人一妖的相识,便是那大周长公主周铃一手操纵,邱月夜至今都不自知而已,这一人一妖本就是互相爱慕,一场佳话本可以用喜剧结尾,但是却在大婚之前,秋月妖族消息不胫而走,究竟是何人的推波助澜,到现在整个大周皇朝都毫无头绪,不可谓不惧。 铃楼之巅,大周泠星公主被勒令禁足,她的姑姑在皇室内一直是以铁腕著称,虽然对她是极其的宠爱,但是在大事上从不含糊,此刻的周星也明白,自己可能是出不去了,只能远远的看着自己一直爱慕多年的表哥邱月夜娶了那个狐族妖女,越是想到这里,周星心中便是越气,懒洋洋的趴在伏案之上,手中轻轻摇晃那个普普通通的铃铛,竟然有了些困意,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铃楼之下,一个正在清扫杂物的白发老翁,缓缓的抬头,嘴角浮起一丝诡谲的笑容,然后又瞬间归于平静,老翁脚下极有规律的轻踏几步,一阵涟漪以他为中心荡开,却没有传播太远,就又彻底消失,老翁手捂口鼻,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好似久病不愈一般,缓步走入了黑暗之中。 翌日,吉时未至,将军府正堂之前早已设好豪宴,邱延夫妇正居中首座,右首座位置本应是大周皇族之人,此刻却给了一名华衣老者,众人不明其身份,只知是邱余大总管于城门之处亲迎而至。 同华衣老者对坐之人,正是武当山于幽州分宗的第一高手,头顶纯阳巾的陈世柳,道门冠巾极其讲究,终南山在太古崩碎之后,中州武当山则是一跃成为道门全真派第一宗门,近乎正统,道门双派同宗不同教,全真派弟子多着混元巾与庄子巾,而唯独陈世柳这一脉都是头顶纯阳巾,不仅正一派毫无疑义,就连武当山都从未言语什么,只因两千年前那位龙虎山外门天师登上武当山后,所展现出的惊艳,让道门两派之人这么多年都只能望其项背。 这两人之后,各大势力代表依次而坐,欧阳家,蜀山等等势力之人,来的都不是特别重要之人,但都是专门奔走于各大势力之间周旋的好手,毕竟只是来贺喜,又不是什么分财产,这些高高在上的仙家势力,自然不会太过于重视。 一身爵弁玄端,内着白绢单衣的邱月夜,此刻正站在喜道的尽头,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爱慕多年的女子,只待吉时一到,那个如同月光一样皎洁的女子,便会永远属于他,腾龙人族皆将妖族视若虎狼,人人欲灭其族而后快,自出生便安居南陲的他,没有接触过更多的异族险恶,但是却在少年时期,遇到了那个人如其名的女子,所以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他邱月夜都非此女子不娶。 吉时至,纯衣纁袡真不愧为世间绝工,此刻穿在秋月身上,当称得上是人间绝景,在金童玉女的搀扶之下缓步向正位走去,远在三百步之外阁楼上的王涛,手边放着半壶酒,此刻未饮,只是呆呆的看着,面色平静,一言不发。 “应该不会出差错了,邱家与大周皇室之间的关系,经过无数年的演化,可以说是唇齿相依,邱家沾染上妖族,成了众矢之的,皇室那边必然也惹上一身骚,自然会竭力阻止。”黑炎的声音在王涛识海内响起,他自然不会告知王涛,秋月的九阴玄狐本体,在融合异脉真气上面的妙用,在没有实力的时候,节外生枝,就是傻到家了。 王涛轻轻点头,如若秋月真的就这样安稳的嫁入邱家,他自然便会转身离去,其实如若不是听到那万妖铃的消息,他也不会从中州再次回到这幽州,因为这里有太多双眼睛盯着他了。 秋月缓步走着,将军府内是那么的祥和安逸,道贺声不绝于耳,若是世间之事,都顺理成章,那是极好了。 “叮” 一声轻响,声音不大,但是却让在场之人都听的一清二楚,铃声悠扬,如吟如唱,又是一声响起,犹若惊涛拍岸,又缓缓而落,好似沧海就在耳畔一般。 此铃声就这样响起,一声一声又一声,不绝于耳。 首座之上的将军夫人周铃面色陡然一变,抬眼望向铃楼方向,手心上出现一座巴掌大小的铃楼虚影,小楼缓缓旋转,并无丝毫异样,透过屋顶的小窗,还能看到泠星公主安静趴在桌子上酣睡的虚影,只不过,泠星公主手边的铃铛,早已不知所踪。 “何人敢坏我邱式盛宴?”大将军邱延身上爆发出如同山岳一般的气势,浑厚的真气夹杂着茫茫音浪,激荡开来。 “阁下此刻收手,还有的谈,否则我大周皇朝之怒,阁下可要掂量一下了。”麻衣老者韩周整个人如果一柄出鞘长剑,冷声喝到。 刚刚还在缓步行走的秋月,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开始摇晃,有些站不稳,神魂激荡的感觉,让她有些痛不欲生,双手紧紧的捂住双耳,还是抵挡不住那响彻心扉的夺命铃音。 “秋月。”邱月夜大喊一声,瞬间来到了佳人身侧,搂住秋月的肩膀,让她不至于在众人面前跌倒,随后环视四周,想要找出作乱之人。 周铃面色凝重,双手捏着印珏,口中飘出一滴心头血,血入印,百步之外的高墙之后,一枚小巧的铃铛缓缓的飘起,周铃一招手,万妖铃便被她握在了掌心。 万妖铃本就是大周皇室祖传秘宝,此刻被周铃的心头血牵引而回,但是铃声依旧不止,这说明,此处有着妖族的妖帝血脉后裔,此时此刻,所有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中的秋月,当坊间传言被证实的时候,那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铃声悠扬,如同沧海,延绵不绝。 王涛伸手往口中灌了一口酒,紧了紧背后被层层包裹的长剑,手中拎着一柄寻常铁剑,轻身跃下阁楼,向将军府而去。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