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道途

听蝉

435705字连载中

简介:昆仑墟前,仙人止步;葬天岛上,帝皇喋血。 苍穹之下,无人不是凡夫俗子,谁敢妄言仙道? 人生百年,顺心即是仙,无愧自成圣。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四章 碎界

周恚双手舞动,已经现身的三根裂魂索交错缠绕,去封闭王涛的走位,继续压缩他的活动空间,虚空之中的铁索声音依旧不绝于耳,不知道暗处还隐藏着多少裂魂索。 未知,永远是最令人恐惧的。 “老家伙,不要出手,我应该能应付的来,这周族明显是有备而来。”王涛在识海之内说道:“你有没有‘破界符’一类的东西?我贴到戒指上,你快走。” “管好你自己吧,小子。”黑炎冷哼一声,对王涛的建议不理不睬:“西北,东南,正东,三道。” 西北虚空抖动,第四道裂魂索已至,王涛手中重玄剑甩手便是七八道剑气,但是东南方的锁链已经到了身后一步之处,正东方的锁链更是直取王涛脖颈,双拳难敌四手,一剑难解三方,若是王辰在此自然无惧,但是王涛境界仅仅是个凝虚而已,没有一剑断八方的能力,纵然重玄剑是神兵利器,也无济于事。 就在东南和正东方向的铁索即将把王涛透体而过的时候,一团黑雾将王涛浑身上下包裹,王涛一个精髓的侧身躲过正东方向裂魂索,伸手抓住了后背袭来的另一根,闪身跳出了六根铁索横空的包围圈,王涛就此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黑炎的魂力弥漫,气势无限飙升。 黑炎低头开向刚刚握住裂魂索的手掌,魂力犹如燃烧一般,吱吱作响,一点点的被腐蚀散去,裂魂索不愧是鬼界重器,针对灵魂的杀伤力太过于恐怖,仅仅接触了这么一下,魂力的腐蚀就让黑炎感到丝丝不适,若是被命中,后果不堪设想。 “老夫还真有些不好意思,让周族如此重视。”将怒意隐藏的很深的声音,从王涛口中传出。 “老前辈严重了,我大周自古便是尊师重道,最仰重先人,既然知道老前辈自昆仑而来,自然是想请回去作客。”周恚笑道,不过暗中却一直积蓄力量,时刻准备迎接黑炎的雷霆一击,虽然自己有裂魂索在手,但是对于昆仑出来的强大残魂,他还是有点心虚的。 “既然如此,那就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了。” 黑炎一声冷笑,率先动了,手中重玄剑倒转,没有圣灵剑法,更没有太乙玄门剑,而是王涛不曾见过的招式,行若游龙出海,招似鬼魅夜行,收像雷霆雨后,一招一式看似散乱,但是又连贯至极,招招直奔周恚要害,剑气横空,铁索凌乱,黑炎魂力大开,周恚也毫无保留。 “哗啦啦” 铁索之音不绝于耳,虚空又是一阵波动,第七道裂魂索终于破空而出,这道铁索显得更加庞大,之上的黑雾好像燃烧起来了一般,炸碎虚空,直奔黑炎所掌控的王涛身躯而来,黑炎冷哼一声,收剑为倒持太阿式,左手手立成爪,直接将虚空捏了个粉碎。 “唐家分天手,原来这小子的唐家绝技,乃是你所传授。”周恚在虚空疾退数步,一脸惊讶,之前周族内部分析,王涛的唐家绝技不过是在昆仑得到了传承,没想到,王涛体内住着的,竟然是唐家余孽的残魂。 “裂魂索,通天之数为九,可惜你只是个小小尊者,掌控这七根铁索,已然是捉襟见肘,第八根,根本就不存在吧?”黑炎冷笑。 周恚双目微凝,没想到他还是托大了,正如黑炎所言,鬼界裂魂索,通天之数乃为九,但是人族魂力本就孱弱,每炼化一根需要的境界支撑就越恐怖,尊者境中期的周恚,才仅仅炼化的七根,如今七根裂魂索尽出,已经是他的全部实力,但是依旧被黑炎的分天手所破。 “前辈,还是打完再下定论的好。” 周恚放声大笑,黑炎的实力,确实超出了他们周族的预料,但是周恚岂是那种畏首畏尾之人,恚之一字,意为怒,以此为名,足可见此人是何等的性格,无数的苦修,登临尊者之后更是没有多少大战,此刻遇到黑炎这种生死劲敌,让周恚战意更浓。 七道裂魂索交错缠绕,铁索横空,来回穿梭,就要把黑炎困死在中心位置,分天手对魂力的消耗太多庞大,黑炎根本不敢一直使用,脚踏漫江神虚步,一步步的躲避着这七道裂魂索的攻击,但是这七道铁索不断的压缩他的活动范围,渐渐的构建了一座牢笼,将他困死在中心位置,黑炎如何努力也没能跳出这个铁笼子,分天手再出,撕碎了虚空,却没能斩断其中一根铁索,王涛的肉身仅仅凝虚之境,进入虚空,十死无生。 “前辈,试试晚辈这学自鬼界,又自己开创的独门绝技,镇魂绝狱。” 周恚双手之上浮现出纯金色的光芒,正是周族轩辕诀,对世间一切鬼魅魂力都有着天生的克制效果,七根铁索构建的牢笼炼狱,将黑炎死死的困在了一方小天地之内,周恚将一颗刚刚凝成巨大金球冲着牢笼炼狱之内甩去。 黑炎的魂力激荡,他在那颗金球之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周族本就根基深厚,轩辕诀更是完美无缺的帝经,对鬼魅魂力天然压制,而且多年对丰都鬼界的镇压,让周族对魂力的破绽比腾龙大陆任何一个势力都要清楚,若是结结实实挨上这一击,黑炎不死,魂力也会被重创,太过冒险。 “好,好,好。” 黑炎连咬三个好字,放声狂笑。 “好一个周族,让老夫看看,这八千年,你们有什么长进。” “出来,给老夫将这天地劈开。” 一声怒喝,天炎木戒之上黑芒一闪,一截只有三寸长短的漆黑剑尖从天炎木戒之中飞出,这剑尖的出现,让它周身一寸范围内的光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了极北冰原绝地的限制,没有了苏域那恐怖界力的压制,这长短仅仅三寸不到的剑尖,彻底的放飞了自我,剑气直冲九霄云上,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压四散而开。 黑炎手中重玄剑归鞘,重新背负于后背之处,右手之上魂力凝剑,于那三寸剑尖再次成剑,就在这漆黑如墨的长剑刚刚凝聚而成的那一刹那,一声剑吟,自幽州、北原、中州的三不管地带传开,剑中带怒,怒中有悲,悲中又有喜意,这声剑吟传出,很多暗中闭关的老不死都被吵醒,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个方位。 “腾龙...” “老夫...” “回来了!” 一声怒喝,黑炎手中墨剑信手立斩而下,方才激荡出去的剑气全部内敛,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这一剑落下,将黑炎死死围困在阵中的七根铁索,全部应声崩断,断口光滑如镜,但是这还没完,虚空被斩断,剑气没入大地,一道整齐的豁口出现,无限向下蔓延而去,仿佛这一剑真的就要将这天地劈开。 周恚的本名兵器,七根裂魂索被齐刷刷的斩断,他的神魂仿佛都被切开了一般,鲜血不断从口中涌出,急速向后逃去,但是黑炎根本连看他一眼都不曾,这一剑斩出,斩断了千年的不平,斩碎了无尽岁月的压抑,正如他口中所喊,腾龙,老夫,回来了。 这一剑落地,将这一片天地真的劈了透心凉,从中而断。 遥远的极北冰原深处,书生苏域回头看向南方:“开始乱了。” 云梦山最深处,一个黑袍笼罩的人,也缓缓抬头:“碎界,是谁?” 大秦洛阳城中,圣人秦霄破关而出,直奔幽州北部。 大周皇朝长安城,一个麻衣老者一步踏出,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昆仑山中竹林畔的那个老人不解的看了一眼山顶,手中原本即将落下的那颗棋子,又被握回了掌心,昆仑山巅那个站在迷雾之中,身存九尾的存在也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无数道目光聚焦在了幽州,这一剑,将腾龙大陆的暗流,直接搅了个天翻地覆。 周族的刺客包括那个主阵的术士,直接便化作了飞灰,周恚逃出去很远,让自己不被那切割的虚空之力波及,才止住脚步,回头心有余悸的看向那片战场。 黑炎双目微闭,感受着力量全部放开的快感,魂力不再受压抑,只要有这把剑在手,黑炎就再也不用畏首畏尾,天下不平事太多,那便一剑平之。 “这么想杀我,就别走了。” 黑炎一声冷哼,伸手对着虚空一抓,已经远遁出去十几里的周恚全身便被禁锢,仿佛被人握在了手心中一样,那种压迫感让他根本无法喘息。 “残魂也敢如此放肆。”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大周皇朝中的那个麻衣老者已经到了黑炎近前,一掌击出,黑炎随手一剑回应,圣人一击之力,竟然被那墨剑直接劈断。 “果然是绝殇剑,你究竟是谁?此剑不是已经崩断在上古了吗?唐家竟然还有活人?”周族圣人周陉(xing)有些不敢相信这把真的再次现世,虽然只有三寸剑尖。 “小小圣人也敢如此放肆?”黑炎冷声回应:“大言不惭。” “你...”周陉乃是圣人中期,放在腾龙大陆,可真的就是金字塔的最巅峰存在,结果被眼前之人称之为大言不惭。 周陉双臂舞动,天地之间的金之力量都被拘禁而来,圣人一怒,天塌地陷。 “周兄,不要。”秦霄的声音传来,但是还是晚了。 原本就劈开了一道整齐裂缝的虚空,再次接了周陉圣人一击,黑炎反手又是一剑,这一片虚空彻底崩碎,庞大的时空裂缝带着强大的撕扯之力,将距离最近的黑炎直接拽了进去,周陉满脸怒意,抬步便跟入虚空,要将黑炎斩尽杀绝,秦霄叹息一声,也抬步而进。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