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婚不由情

芭了芭蕉

1014751字连载中

简介:本来是一出都市言情,活生生演绎成苦情伦理。 嫁给席卿川只是父母之命,谁晓得卷入感情漩涡? 结婚半年不知道他到底是爱女人,还是爱男人... 而自己,也可能爱上了自己的亲哥哥... 好乱...

最新章节

第507章 大结局

我跑上台,箫诗正吃惊地盯着大屏幕,她的脸色耍的一下子就变白了。 她惊恐地大喊:“谁放的这个,快,块给我关掉!” “关掉也不能掩饰你害死爸爸的罪行!”我冲上台去抓住箫诗的胳膊,她回头惊惧地看着我:“箫笙,你怎么在这里?你给我出去,出去!” “你害死了爸爸,是你害死爸爸!”我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在这个时刻跟箫诗摊牌了。 “不。”她摇着头:“你别想捣乱我的婚礼,休想!” 箫诗用力推开我,席卿川眼明手快地扶住了我。 “卿川。”箫诗抓住席卿川的手臂:“我没做过,是箫笙为了捣乱,她陷害我,陷害我的!” 席卿川拉开箫诗的胳膊,他的脸色很冷:“箫诗,你看看大门口,有人来找你了。” 箫诗向门口看去,我也看过去,只见门口冲进来很多人,高喊着箫诗的名字向舞台奔过来。 我知道是那些分包商来找箫诗要钱,箫诗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然后猛的清醒过来转身就跑。 她的裙摆在她转身的时候,居然有种凄迷的美丽。 逃跑新娘,这个词挺适合箫诗的。 估计她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从她和席卿川的婚礼上逃跑。 但是她逃不掉,因为她找人挖了继母的坟,那人抓到了自然也供出了箫诗是指使人。 所以,在后台有警察等着她。 我要让她在她觉得最巅峰的时候掉入底谷。 箫诗被警察带走了,媒体长枪短炮地去拍她。 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继母去世了,箫诗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我觉得,可能是继母手术台上大出血,箫诗并没有采取急救。 因为,有可能爸爸出意外的原因继母知道,所以箫诗觉得有把柄在她妈妈的手里,就痛下杀手。 箫诗这么心狠手辣,为了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不择手段。 我站在台上看着她被警察带走,她一直回头不死心地看着席卿川尖叫:“卿川,你串通箫笙害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这一次。”乔薏搭着我的肩膀说:“箫诗估计从里面出不来了,刚才律师告诉我,那段视频绝对能作为证据,现在警察已经去抓那个司机了,干爸在天有灵一定会把害死他的人绳之于法。” 我看着箫诗的背影,叹了口气。 席卿川把他的婚礼礼服披在我身上:“怎么了?” “箫诗可能出不来了,她害死了爸爸,她妈妈去世她也脱不了关系,箫诗这次得把牢底给坐穿了。” 乔薏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你该不会现在同情心大发吧?” “我再有同情心,她也要为她做错的事买单。” 今晚的夜空漆黑,无论会场里面的灯光多闪亮,都没办法把一夜空给照亮。 箫诗被以多数罪名起诉,乔薏告诉我倪一舟去警察局自首,把自己联合箫诗伪造转让合约的事情和盘托出。 其实就算没有这一项罪名的话,箫诗基本上这辈子也很难从牢里出来。 所以倪一舟这么做我挺惊奇的,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倪一舟自己也被这事情牵连了,肯定是要坐牢的。 他一坐牢,律师的执照会被吊销,以后也再也没有做律师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倪一舟的职业生涯会被毁了。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倪一舟被判入狱两年,在他被转入监狱之前我见了他一面。 其实之前我是很生他的气的,我生气不只是因为倪一舟为了一己私欲就联合箫诗做出这种事情。 还有就是他跟以前我认识的那个你一舟相差甚远,陌生的我好像不认识了。 现在我坐在厚厚的玻璃对面看着他,只是几天没见倪一舟就瘦了很多,但是他精神还好,眼神也坦坦荡荡的。 从他的这个眼神我觉得,倪一舟好像还是原来的那个倪一舟。 他看着我微笑:“箫笙,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我们之间其实说不说对不起都无所谓。” “那你现在还恨我吗?” 我想了想摇摇头:“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应该只是生气和失望吧!” “箫笙,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你,我只是觉得你做总裁这个职位太辛苦了,而且不适合你。我认为你是不在于在乎这些名誉地位的,所以我才做了那样的事,现在想想看我真是太自私了,我有什么权利左右你的人生?” 倪一舟能想通我很欣慰,但我只是觉得代价太惨重了。 我们后来就没说什么了,我陪他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席卿川在门口等我,见我出来他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聊的还好?” “嗯。”我点点头。 “知道我和倪一舟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是什么?”在我心里他和倪一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倪一舟只是想得到你,而我才是真正的爱你。爱不一定要得到爱,要成全成全你想做的每一件事。”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席卿川很少这样。 “往自己脸上贴金。”虽然挺感动的,但我还是笑着用手指戳他的胸口:“说的好像你不想得到我一样,别忘了某些人特别专制。” “某些人是谁?我认识吗?”他揽住我的肩膀,把我整个人都拥到了他的怀里。 “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跟我去就行了。” 席卿川神神秘秘的,我就只管跟着,看他到底带我去哪。 等到席卿川把车停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里是原来我和妈妈住的那栋小楼的地方。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边已经被箫诗给买下来了,房子都给推了。” 我话音刚落,席卿川便伸手指了一下前方。 我很惊奇的看到,我和妈妈之前住的那栋小楼还在原地。 我推开车门欣喜若狂地跳下去,向那栋小楼跑过去。 那栋小楼跟原来一模一样,我推开门进去里面所有的摆设装饰装修,甚至连地板的颜色都跟原来一模一样。 但是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原来的小楼了,因为我亲眼看到它被推掉了。 我转过头来惊喜地看着席卿川:“是你让人重新盖了这栋小楼吗?” “那天房子还没有被完全推完,留下了一半,我就让他们重新盖好,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还原。怎样?跟以前都一模一样吧?” “是的,一模一样,你怎么知道原来这小楼里是这样的?” “你画过一张图纸你忘了?” “哦。”我记得那时候继母给我签了转让协议之后,就准备把小楼给翻新的,但是只有我自己能看得懂,没想到席卿川真的看懂了。 我很开心,在小楼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跑了一遍。 也不知道席卿川是从哪里找到以前爸爸画给妈妈的那幅油画的,就挂在客厅的墙上。 我由衷地跟他说谢谢,他却用眼角看我:“一句谢谢就行了?” “那你想怎样?” “我要更值钱的东西。” “是什么?” “你的一生。” “你真贪心。”我撇撇嘴:“一间屋子就想要我的一生?” 他从后面抱住我,我们两个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湖泊。 这时候阮玲给我打电话,她说因为箫诗的那份股权转让协议是伪造的,董事会开会决定将原本属于我的股份以及箫诗的那份股份都归我所有。 我曾经失去的一切又全部回来了。 席卿川把他的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他的下巴杵的我的颈窝好痛。 “花城赫赫有名的霸道女总裁,你可别把我甩了,我这算是傍大款了吧!” 我被他给逗笑:“那你就得小心伺候着点。” “是的是的,小的遵命。” “话说,席卿川,关于怎么经营和管理公司,你得好好教我。” “遵命,老婆大人。” “我现在还不是你老婆,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还可以复婚呢!” 席卿川忽然松开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我,我纳闷地问他:“这是什么?” “结婚协议?” “协议?”我皱起眉头,我还记得我跟席卿川第一次结婚的时候,在婚礼进行前他就扔给我这么一份协议,现在又来这一套。 “你又搞什么名堂?” “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打开协议,上面的字不多,只有聊聊几行字。 甲方:箫笙 乙方:席卿川 婚姻期限,三生三世。 就这么几个字,我看了很想笑但又忍不住鼻子酸酸的,我将协议扔还给他:“这么幼稚。” “快点签名。”他把笔塞进我的手里。 我拔掉笔帽刷刷刷的在我的那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问他:“要不要按红手印?” “那我咬破手指给你当印泥?” “神经。”我推他一下,然后他拉住我的手腕,我就跌进他的怀里去了。 今天的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意融融的,哦,春天来了。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