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时光温柔,赠你情深

肉桂

246120字连载中

简介:三年的婚姻生活像深不见底的漩涡,每一秒都是挣扎。唐栗想潇洒的挥挥手离开,却发现——原本冷酷凶狠的狼,什么时候变成了乖乖犯怂的汪?吻她时热情如泰迪,宠她时傻的像二哈。 情敌出现时,瞬间变身藏獒,恨不能将人咬成碎片! 唐栗抗议:“秦先生,你这样很没风度!”结果却被某人公主抱:“风度是给别人看的……温度只给你。” 因为错过太多,所以不想再失去。往后余生秦先生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重新爱她。

最新章节

第118章 番外何思悦篇(3)

  他在会客室接洽客户,闫晓棠接待了我,她是他的助理。   见我,闫晓棠先是一愣,很快,便给我看了她完美而温暖的笑容,抬眼看了看时间便说,“你怎么会有时间来找我?”   我正要分辩,就见她飞快的拎了手包,对旁边人说:“老同学来了,麻烦代我和老总说一声,我提前告退半小时。”   说毕,不容我多说,满面热情的扯了我的手,“这些日子,我正想约你吃饭呢!”   她用秋水盈盈的目光笼罩了我,那么真诚,那么恳切,让我不忍拒绝,只好讷讷的看了她,虚情假意道:“呵,这么迫切,想必有好事要和老同学分享吧?”   她眉毛一扬,说:“那当然。”   电梯就来了。   那天的闫晓棠有些反常,去餐厅的路上,她一直不停的说话,与她以往的淑女风范风马牛不相及,很久很久的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她的聪明。   我们终于隔桌而坐,闫晓棠挑着眉毛,有些内疚的看了看我,说:“何思悦,我向你隐瞒过一件事,我要向你坦白并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我尚回不过神,有些不知所以的看了看她,“不会吧?”   她羞羞的笑了一下,“说真的,请你一定要耐心听完,莫要笑我。”   我笑,被人忏悔是种多么好的尊重,何况,细搜过往,她真的不曾做过任何与我有伤的事。我抱着柠檬水,温温的笑着,看她。   她仿佛斟酌,仿佛需要好大勇气,才慢慢的说了那句掷地有声的话:“其实,我跟勖成轩好了五年了。”   仿佛仿佛……我终于体委,兀然间被晴天一声霹雳击中的滋味,我说不出话,只能,用越睁越大的眼睛,望了她。   她愧然的笑了笑,低着头,抚弄手里的水杯,慢慢的,我知道了一个故事的肌理。五年前,她与勖成轩有了故事,他的妻渐渐闻了风声,她找闫晓棠谈过,但毕竟没有事实被握牢,闫晓棠便抵死了不承认,而勖成轩的妻虽然表面上信了他们是清白无辜的,私下里却常常跟踪勖成轩,车祸便是这样发生的,事情发生后,勖成轩非常内疚,发誓要医好她,不再荒唐。   可,上帝没有给他赎罪的机会。   我说闫晓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闫晓棠突然哭了,薄薄的肩一抽一抽的抖动:“我怕终于可以爱了时他却已不再爱我。”   是的,这个时候我应当哭才是,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又冷又静。   我平静的看着她,没有去安慰,觉得这一切都太像阴谋。在任何时候,她总是那样从容,懂得有备而来,从不让自己身处被动,就如今天,她将先说的机会留给了自己,在所有的前情面前,而我,就成了不道义的窃情者。   我看着她,很多话,不知该怎么说,我还想知道很多,却不知该怎么问,才能不失态。   菜上来了,没人动,她求救似的看着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叉起一块披萨,慢慢嚼,可是,我的喉咙被堵住了,怎么都咽不下。   “这五年,我把青春都等没了,要怎样才能让他像从前那样爱我?”   妈妈说,示弱其实是女人最锋利最有效的武器,可是,我一直没学会用它。我摊开一张餐纸,吐出了那口披萨,迅速包好,它的样子太狼狈了,不能给人看见。   她擎着刀叉,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笑了笑,“你不需要怎样做,他是绝世好男人,不会辜负你的。”   她突然说谢谢,然后泪如雨下。我说下午还有会,起身告辞,闫晓棠起身去送,被我按下:“这么美好的午餐,你要把它吃完。”   出了餐厅,我给勖成轩发信息说闫晓棠在楼下餐厅等他,按完发送键,我回眼张望,落地窗内的闫晓棠正出神的张望我的背影,一脸寒冷。   我庆幸自己不曾开口陈情,能把失败搞的干干净净也是一种骄傲不是?哪怕她的赢我的败只是心照不宣,从战场下来的失败是挣扎到死相难看,未战而退是不屑,后者,更有尊严。我留住了它。   是夜,勖成轩频繁敲门,我不开。他打手机,我不接,他发信息,一条接一条的发,我不读。语言是钥匙,会打开所有封闭的不够坚决的心门。   我一条条的删未读短信,他的声音从门的缝隙钻进我的心,他说,自他的妻出了车祸,他与闫晓棠就结束了。   可,那是他一个人的结束,五年来,那场情事一直茂盛的长在闫晓棠心里。   一个长长的黑夜,僵持成了过去。早晨,打开门,我看见了憔悴的勖成轩,他说:“可不可以请你陪我去染发,我要面目全新的对你说我爱你。”   我不敢看他,怕眼泪会说我爱他。   他跟在我身后:“我穿越了地狱那么长的黑夜来求爱。”   我扫了他一眼:“她会陪你上天堂。”   他一把捉过我手腕,“不,我要你陪我下地狱!”   闫晓棠主动请调去公司的江州分部,临行前,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宁肯陪你下地狱也不要我能给他的幸福,那天,在餐厅的事,我很抱歉,也很后悔。”   我说:“没什么。”   她用鼻息轻轻笑了一下,“我后悔让你看到了我人生中的一个破败残迹,你知道,那不是我的风格。”   末了,她说:“我很好,不必同情我,你没错,也不必请求我原谅。”   我说知道,希望她以后会很好。她笑了笑,不置可否。   次年春天,我收到了她家里的结婚礼物,附言中,她感谢我使她解脱,因为她终于明白,不是勖成轩无情,而是,横着一条生命的婚姻,注定远离幸福安宁,不如,早些放手。   我笑了笑,把信收好,身后的勖成轩正在厨房做奶酪蛋卷,他探出头来,还系着围裙,满身满脸的烟火气。“谁来信了?”   我看他一眼,抿唇道:“一个已经看明白很多事情的女人,生命还很长,她总算没被耽搁。”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