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流月

172407字连载中

简介:寒冷的人是不会放弃火的,哪怕那火会伤及自身。 孤独匮乏的人,也不会放弃爱,哪怕那爱性质复杂,吉凶未卜。

最新章节

第八十二章舒服了就想跑?

  厉钟石在朝着白衣画的唇慢慢的靠近着。   白衣画胸口有些憋闷,她推开他的手,从他的臂弯里离开。   整个人很是不自在,她的手捂着裹着浴巾的胸口,脑子就像卡了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厉钟石也依旧沉默着,讳莫如深的眸子望着她的背影,暗生一道复杂的情愫。   “我想换一下衣服。……”白衣画回过头来。   他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白衣画被她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直接坐到了床上。   厉钟石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着。   白衣画伸出双手推着他,纤细的小手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让她得指尖都在不自觉的跟着颤抖。   “我……”   “你什么?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你,难不成你是想让我帮你穿衣服吗?”厉钟石凑近她的耳边,暧昧的问她,目光却十分的凌厉。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白衣画连忙摆手和他解释着,急得脸都红了。   他的压迫感,足以强大的让人窒息。   “没有什么意思?”厉钟石不肯罢休的追问道。   “这是我朋友开玩笑,就算我老公找了其他的女人,我也不……想找其他男人报复他的。……”不再等白衣画把话说完,厉钟石低头便吻了上去。   吻的强势,霸道,不容拒绝。   白衣画向后退了几步。   厉钟石顺势将白衣画压到了床上,按住了她的肩膀。   白衣画动弹不得,只能抿紧了下唇。   他的眉心拢起,她的抗拒让他非常的烦躁。灼热的大掌说着她的腿一路向上。   白衣画知道厉钟石要做什么,她奋力的推开他的手,他单手将她的手抓住,压到了白衣画的头顶上。   “别这样,我……”   后面的话白衣画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他便将她的唇吻住了和她的小舌纠缠在了一起。   白衣画想要在脱离出来。   她抗拒着他的唇,就无法顾的了他向下的动作,一股强大的电流向她的全身蔓延着。   他居然……居然……   白衣画有些难以启齿。   和李修远不过那么两次,她已经忘了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那种感觉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但是,她浑身翻涌着一股莫名的情愫。   毕竟,她已经二十七岁了,而不是十七岁,整个人极其得敏感。   她想将他推开,却又动弹不得。   她想开口让他停下来,可她的唇依旧被他咬住。   白衣画想逃,压根逃不掉,竟然,越来越激动的动了情。   “这是我们的房间吗?怎么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了?”陈雪声音娇滴滴的传来。   白衣画瞪大了眼睛。   陈雪得声音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还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这个房间是她和张曼的,她是要进来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要是让她看到她和厉钟石这个样子……   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白衣画在她的身下,奋力的挣扎着。听到门被人从外面拿着房卡“嘀”的一声,推开了。   白衣画瞬间藏到了床底下,动都不敢去动,大气不敢喘一声。   陈雪一进来,便迫不及待的吻住了李修远。   他们两个人瞬间扑倒在了床上。   白衣画躲在床底下,感觉到了床的震动。   陈雪和李修远的衣服一件一件随手丢到了地板上,包括他们各自里面的内衣,内裤。   不得不说,陈雪叫床真的很有本事,那声音……   白衣画听着,脸涨的通红通红的。   真是够可笑的,   她躲在床底下,看着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妹妹蝶鸾倒凤。   如果,只有她自己在还好,她只当做是看了一场免费的表演了,可是现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厉钟石。   她只觉得极其得尴尬。   “修远,你想要什么时候和白衣画那个贱人离婚?”陈雪喘息的问着李修远。   李修远一巴掌打在陈雪的后背上,将这个话题跳过,声音沙哑的说道,“转过去,换个姿势。小妖精!”   “如果你迟迟不和她离婚,那我们这样不就算是偷情吗!”陈雪继续娇滴滴的说道。   李修远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他和陈雪的声音越来越高亢。   暧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房间,白衣画只觉得热的越来越无法思考。   厉钟石却将她的右腿抬起来,箍到了他的腰间。灼热的大掌顺着她的大腿,一直向上。   白衣画只觉得她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光。   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感在她的体内流淌着,极其得汹涌。   幸亏,厉钟石吻住了她的唇,她浑身都在颤抖,不然一定会尖叫出来的。   那种感觉是什么,虽然她经验不多,但是还是懂的。   白衣画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完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对厉钟石这样。   厉钟石似乎察觉到了白衣画的反应,没有继续下去,只是箍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亲吻着她。   白衣画浑身软软的,整个人没有反应过来,任由厉钟石亲吻着自己。   “哎,牌牌怎么没有了?”张曼的声音传了进来。   白衣画听到声音,立刻将厉钟石推开。   “舒服了就要把我推开?”厉钟石附在她的耳边,声音嘶哑的说道。   “张曼进来了啊。”白衣画开口和他说道。   说完,她都有咬舌自尽的冲动了。   她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不就是,——如果张曼没有进来,她也会让他舒服舒服的。   她疯了,一定疯了。   白衣画直接将脸闷到了厉钟石的怀里,直接装死。   “嘀嗒,”张曼推开门进来,看到床上的李修远和陈雪,一脸的震惊。   她走出去,又看了一眼门牌号,没有走错啊。   不应该是厉钟石和白衣画吗?怎么变成了李修远和陈雪了呢。   “滚出去!”李修远被打扰了兴致,很是烦躁,直接一个枕头扔向了白衣画。   张曼的脾气瞬间上来,拾起枕头直接扔了回去,“该滚出去的是你们,这房间是我的!”   陈雪拿过被子将自己遮住,“这是我们的房间,你快点出去好不好!”   张曼一看到陈雪就气不打一出来,“你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这不是你的房间,还有你现在用的男人,是你的吗?”   “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谁不要脸!”陈雪吼道,“修远马上就要和白衣画离婚了,我是李修远未来的妻子。”   “最起码你现在不是,未来是不是还不一定呢!我这就把你们拍下来,方便衣画留做证据离婚!”说着张曼便拿出手机,对准了床上的二人。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