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

灼灼

795772字连载中

简介:现代特种兵夏梨一睁眼,成了一个受尽欺辱的农家孤女,还有一大家子饮人血的牛鬼蛇神。 日子过不下去了,成,带着弟弟一样能发家致富,过得丰衣足食! 极品亲戚还是不安分?夏梨分分钟钟教他们做人,该虐的就虐,该撕的就撕。 可是,某日,捡回来了一个美男子,从此以后,夏梨就被缠上了。

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章 婚礼【大结局】

  夏梨送走了人,心情好的不行,瞧见朱砂含笑进来时,也有了打趣的心情,“怎么,看见庞隆了?”   朱砂脚步一顿,瞬间羞红了脸,还顺势跺了跺脚,“哎呦,小姐您看你说什么呢!”   哪儿有姑娘家天天把着挂在嘴边的?   夏梨收敛了打趣的神色,认真道,“他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他,他还没说。”朱砂低头看着鞋尖,这还是小姐给她的料子做的,穿上更是舒适。   看见她这样夏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些,“行了,这件事交给我便是,可倒是庞隆怕是要跟将军回京的,你可有准备?”   这段时间和庞隆交涉不浅,她也算看清了这人的为人,还算不错,在这个时代作为夫君还是个很好的选择。   可是朱砂可不是一个人,孤身离开家人去千里之外的京城,怕是有些为难。   朱砂想也没想的点了头,她对这里本来就没什么留恋,能走对她是更好的选择。   看她如此坚决,夏梨叹息一声,也没多问,算是把这个话题过去了。   可晚上看着如约而来的楚明澈,她没忍住抽了抽嘴角,白日时她原以为楚明澈是开玩笑的,可谁知,人家竟真的过来了。   不过,她正好也有事情跟他说,“朱砂的事情你知道吗?”   楚明澈抿了口茶,“庞隆简单跟我说过,这不也打算问问你的意见吗?”   见庞隆还算主动,夏梨这才满意了些,简单跟他交代了两句,便翻身滚到了床里假睡。   如今虽然已经有了楚念,但她好歹也五年没和异性同床共枕过,这会儿还有些不太自在。   好在楚明澈也了解她,没有过多逼近,只轻轻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腰上,便陷入了沉睡。   夏梨身子一僵,待感觉到身后呼吸平缓后,她才慢慢转回身来看着睡觉都皱着眉的楚明澈,不由得松了松他的眉头,人更往他怀里蹭了蹭。   时间过得飞快,夏梨刚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安余便拖林闵越带来了投降书。   军营瞬间一片沸腾,他们和安余之间的交战太久太久了,如今边关大捷,他们也能回家了!   饶是楚明澈这几日脸上的笑意也更明显了些,这天他兴冲冲的来了后院,看着吩咐朱砂收拾东西的夏梨,“加快些动作,五日后我们便启程回京。”   这么快?   夏梨愣了下,没有多问,只吩咐了朱砂加快动作。   回京的速度很快,刚到京城,楚明澈两人简单收拾了下便启程进宫面圣。   楚之焕心情大好,看着他进来急忙起身迎人,“行了,都是一家人就别多礼了。”   楚明澈被他扶了一把, 顺手还搀起了夏梨,又将她安置在一旁后这才跟楚之焕说了很久边关之事。   “行了,朕也不逗你了,说说你的打算吧?”直到饭点,楚之焕才收敛了笑意,戏谑的看着他。   其实他第一眼看到楚明澈进宫的时候就知道楚明澈的打算了,只是故意逗了逗他罢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楚明澈也不生气,看着夏梨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溺毙在其中,大大方方道,“臣弟请皇上赐婚!”   楚之焕摸了摸下巴,笑意柔和,“朕记得弟妹是江大人家的爱女?”   夏梨大大方方的起身行礼,“正是如此,多谢皇上挂念了。”   “虽是江大人的爱女但身份还是有些过低了。”楚之焕心里盘算着,“不若朕下旨封个郡主?”   楚明澈眼中闪过一丝欣喜,“若是能如此,那自然是最好的。”   “你倒是不跟朕客气!”楚之焕虚点了他一下,吩咐大太监将一道空白圣旨拿来,亲自书写了一封圣旨。   翌日,封夏梨为安宁郡主的圣旨便传到了江府。   江钦带着楚念跪在最前面,脸上的喜意怎么都藏不住,他拉着宣旨的太监的手不放,拿着银子就往人家手里塞。   “劳累公公跑这么一趟了,这些就请你们喝喝茶。”   公公垫了垫手里的银子,笑的见齿不见眼,“江大人这话客气了,这是奴才分内之事。”   不管他如何说,反正江钦是把工作做到位了,待送走人后,这才喜气洋洋的回身看着夏梨,“爹这些年来也没怎么照顾过你,你放心咱家的聘礼绝对不会让你丢脸!”   江老太太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些,她默默地瞪了眼江钦,又知道说不动他,干脆懒得说话,任由人扶了自己回房。   夏梨面色平淡,仿佛刚被封为郡主的人不是她一样。   “娘,你如今是郡主了?”楚念扒着她不放,生怕她又跟上次一样丢下自己不管。   夏梨对她满满的都是愧疚,干脆将人抱在身上笑着逗她,“是啊,念念欢喜吗?”   “欢喜!”楚念在江府住了这么久,也被江老太太带出去应酬过,对着也有了些了解,“若是爹爹能一起的话,我就更高兴了!”   哟,还跟她提条件了。   夏梨刮了刮她的鼻子,将人放在地上任由她去找夏裳玩,这才带着朱砂回了房间。   一回了房间,朱砂立马喜气洋洋的跪下跟她道喜。   “恭喜小姐!”   夏梨扑哧一笑,将她扶起来,又随手抓了把金瓜子塞过去,调侃道,“可别说我大喜了,你不也喜事将近了?”   听她这么一说,朱砂立马羞红了脸,脚一跺就往外跑。   刚回京她和庞隆的婚事便定了下来,待小姐嫁入楚府后她便嫁人,算算也没有几日了。   圣上赐婚的圣旨可谓是在京城掀起了一阵渲染大波,楚明澈啊,那是谁啊!王爷!   堂堂的东夏战神的王爷!   如今既然便宜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郡主?   不说京城里的贵女帕子都要咬破的事儿,夏梨这几日可谓是忙活的脚不沾地,聘礼一抬抬的驶入,偏生江钦就像是跟圣上杠上一样,嫁妆一抬抬的往外走,可谓是将江府抬出去了大半。   气的江老太太大半个月没理会过江钦。   但不论怎样,都到了嫁人的那日,夏梨独自一人坐在婚房中,楚念一大早便被奶嬷嬷带到了江府,担心等下人多眼杂,有人不小心伤到她。   忽然,房间内有了一阵轻巧的脚步声,夏梨歪了歪身子,仔细去听,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拐杖捶地的声音。   “祖母?”夏梨试探性的问问,待听到那人应声后,急忙想要起身行礼。   可还没站起来呢,身子就被江老太太压下去了,她茫然的看过去,却偏生隔着层红盖头,什么都瞧不见。   江老太太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精致的红盖头,眼睛有些酸涩,“姑娘,可怪我?”   怪她?   夏梨沉默了良久,摇摇头,不过是思想不同,位置不同罢了,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她已经为杨娟报了仇,其他的,她就没有资格去原谅和怪罪了。   看她摇头,老太太忽然啪嗒一声掉下了颗泪珠,这些年来,她看着江钦执着的模样,何尝没有后悔过,但世界上总归没有后悔药。   她拍了拍夏梨的手,跟母亲一般慈爱的交代了她许多为人主母之道,待外面敲门时,她才缓缓起身,慢慢回了房间。   夏梨被人背上了花轿,轿子慢慢晃着往前走动,她坐在轿中,捧着手里的苹果,忽然一笑。   虽日后可能还有许多烦心之事,但如今,她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