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剑帝归来在都市

小了白了菜

230590字连载中

简介:五百年前,他惨遭陷害,却意外踏入修真界。 剑压亘古,横断诸天,成就一代通天剑神。 五百年后渡劫失败,重回都市。 这一世,注定要弥补遗憾,夺回该有的一切。 管你通天彻地,我自一剑破之!

最新章节

第九十六章 处刑室 

   黑衣人身材高大粗壮,穿着黑色皮大衣,腰部的位置有一处拱了起来,这是因为他的腰间插了一把斧头。   一般有这种打扮的人就是斧头帮的杀手了。   黑衣人跟秃子打了个照面。   两个大男人这么面对面看着,可不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   黑衣人皱起眉头,显露怒色。   “滚开!”黑衣人甩了秃子一掌,把秃子甩到墙角,一头撞到了墙上。   秃子摸着疼痛的脑门,一脸愤恨。就算叫他让开,也没必要打他一掌吧,连谁是敌谁是友都分不清楚。   黑衣人才懒得管秃子是什么感受,他就是单纯看秃子不顺眼而已,长得那么难看,年纪不大居然还秃顶了,多让秃子在他面前待一秒,他都会觉得不舒服。   赌场里的赌客都转头看着闯进来的黑衣人。   黑衣人的目光搜寻了一圈,看到了刘江,刘江也注意到了黑衣人。   “老大,那个人抓到了。”黑衣人对刘江说道。   刘江取下叼在嘴里的雪茄,吐出一圈烟雾后问道:“在哪?”   “在老地方。”黑衣人用了隐晦的词,似乎顾忌到赌场里有外人。   刘江把雪茄扔了,起身拿起晾在椅背上的皮外套穿上,说道:“豪哥走吧。”   韦国豪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起身穿上了外套。   “刘老大,怎么了?”韦国豪问道。   “你要找的人带来了,随我来。”刘江简短地说道。   韦国豪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朱天材终于被逮住了。那个发短视频揭他丑的人,他早就想一拳一拳将那家伙的牙齿打爆。   秃子听到刘江说的话,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忘记刚才被黑衣人甩了一巴掌的耻辱。此刻,他心里满是对朱天材的愤恨,居然将他跪在地上唱《征服》的视频传到了抖音上,甚至还把他推成网络红人,让他丢尽了脸面,他要是看到朱天材非得把那小子揍吐血不可。   刘江领着韦国豪一帮人往下走,一直走到了一楼。   韦国豪还在想,那个朱天材是被抓到村子的其他建筑里了吗?怎么走到了一楼的客堂里。   刘江没有往外走,而是走进了一楼一个隐蔽狭窄的通道。通道漆黑狭长,有楼梯一直往下延伸,看不清楼梯尽头有什么东西,给人一种一步步往地狱滑落的感觉。   走了一会儿,韦国豪等人就感觉胸闷气短,怀疑入地下太深,氧气不足。   其实,他们走了才一分钟不到,只不过在黑暗中走路走得慢令他们觉得花了很长时间而已。   终于,他们看到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从铁门的缝隙透出微弱的灯光。   黑衣人上前,推开了铁门。   韦国豪等人紧随刘江的身后进入这间地下室。   进入地下室后,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地下室里的几支白炽灯似乎也因为感应到了阴气而闪烁不停。   这间地下室大概有一百多平米,基本上没有装饰,如果说各种刑具算装饰的话。   古代的各种酷刑用的刑具,比如铁梨花、钺斧、钩枪、夹棍……挂满了墙壁。   韦国豪看了看墙壁上挂着刑具都觉得汗毛直竖。   这里的墙壁只简单地刷了一层白灰,因为时间比较长白灰都有点变黑了,但是这种黑却是一种暗红色的黑,灯光照在上面反射出微弱的红光。   只有鲜血凝固之后才会形成现在这种样子,而且不止是一点鲜血,而是常年累月的鲜血不断撒上去,以至于形成了以鲜血凝固而成的一层墙皮。   地板也是这种情况,脚踩在上面,湿黏湿黏的,起步的时候还能带出一些血丝。   空气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又因为地下室空气不流通,这股血腥的气味一直萦绕不去,越积越浓厚,以至于进入地下室的人,闻着竟有一种头晕目眩想要呕吐的感觉。   这地方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了,应该是斧头帮秘密的处刑室。   在这地下室最前头放着几把红木椅子,这椅子倒是制作得很高档,像欧洲皇室贵族用的椅子,椅背很高,跟这个地方的气氛很不相容。   在高背椅子前面躺着一个麻袋,麻袋里的活物在激烈挣扎着。   苟疯子和几个手下站在椅子旁边。   “刘老大,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苟疯子说道。   刘江对韦国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邀请他坐到最中间的椅子上,因为这次抓人是韦国豪出的钱,理应他坐最中间。   但是韦国豪一进这地下室,胆子就变得像狗熊一样,连高声说话都不敢了,生怕一不小心就冒犯了刘江和他的杀手,在这地下室悄无声息地就把他给解决了。   “不了不了,我坐旁边就行。”韦国豪连忙推辞道。   刘江笑了笑,明白韦国豪是胆小了。   他也不多说,径直坐到了中间的椅子上。   韦国豪随后坐到了他旁边。   “把人倒出来吧。”刘江命令道。   一个黑衣人上前,提溜着麻袋,将麻袋里的朱天材倒了出来。   朱天材头朝下掉在地板上闷哼了一声。   他喘了几口气,试图站起身,可是被他身后的黑衣人踹了膝盖窝一下,他又跪倒在地板上。   秃子瞪着眼睛上前,掐着朱天材的脸颊,问道:“是不是你小子把我唱歌的视频传抖音上的?”   朱天材认真看了一眼秃子,突然笑了笑道:“你……你就是……那个秃头的裸男吧。”   秃子怒从心底起,挥手进啪的一声扇了朱天材一巴掌,朱天材的头歪向左边。   “妈的,我听着你的声音就来气!”   朱天材将头摆正,像要吃人般的眼睛瞪着秃子。   秃子被瞪得浑身不舒服,又扇了朱天材一巴掌,朱天材这次的脸歪向了右边。   “大爷的!你还敢瞪我!”   朱天材不屈不挠地把头摆正,继续瞪着秃子。   秃子连续扇了朱天材五六个巴掌,把他自己的手都扇得沾满了鲜血。   朱天材瞪他的眼睛,也变得更加恐怖,眼球像是充血了一样,一片血红。   秃子被这样这样的眼睛瞪着,有些心虚,刚好他的怒火随着那几个巴掌减少了不少,手也被扇痛了。   “要不是我手扇痛了,保证扇你几十个巴掌,把你活活扇死!”秃子恶狠狠地丢下这句话,回到了韦国豪身后。   秃子离开朱天材身前的时候,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村里的老人家都说,要是一个人是含着怨气死的,他会首先报复他最后看到的人,因为他对这个人的印象最深。   看朱天材的样子,落到这里,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极低。   万一死了变怨鬼缠着他就麻烦了。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