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恰逢佳期遇美景

看我可爱嘛

1047258字已完结

简介:她是哑妻,口不能言,却用笨拙的手语表达着对男人的爱意。 遇他那年,黎美景知道自己的作用只是代孕。 可当她苟延残喘于生死边缘时,她清楚地听到,那个男人说:“不惜一切只保住孩子。” 那一天,黎美景荒芜的心再次支零破碎。 原来,她的一切最终只成全了他人的算计。 但她不信命,她唯愿余生,美景不再遇佳期。

最新章节

第513章 大结局

黎美景急忙站起来,扶两人直起身:“恭喜恭喜,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看你真会说,我刚想说这句,被你抢去。”顾廷期笑着点点黎美景的鼻子。 随后,四个人一起笑起来。 第二天,大刘和田管家便离开了顾家,顾廷期亲自开车,两人一起送他们去了机场。 临进通道时,黎美景拿出一个红绵锻小盒子:“这是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 大刘和田管家打开盒子,两人顿时满脸惊喜:“好漂亮的玉如意。” “但它不是玉,是纯金打造的,货真价实。”顾廷期指着盒面,继续说:“别小看盒子,这上面的花纹,可是巧工用金线绣成的。” “这绝对不能扔。”大刘将小盒子握在手里,紧贴在胸前。 分开时,田管家眼圈发红,走过去轻轻的与黎美景拥抱:“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会的。”黎美景轻拍她的背:“该上飞机了,祝你们一路顺风。” 黎美景和顾廷期开车走在路上,头顶上一架飞机轰然飞过,两人抬头看看飞机,又笑着互相看一眼,不约而同的,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凌飞扬打来电话。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当黎美景看到电话号码时,已经知道他打来电话,就是在行使公事。 因为自从小岛回来,她和凌飞扬很少联系,有几次因为调查了解内情,他也是去了顾廷期的公司。 只听顾廷期提过一次,因为杜鹃的事件,他的孙助理已被警局带走,至今没有回来上班。 “我还好,今天我们不是聊私事的时候,因为快要结案,所以请你和顾总来趟警局。”凌飞扬语气低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她和顾廷期一起来到警局,凌飞扬亲自出来迎接,将他们带到会议室,他随后讲出案情的经过。 杜鹃因为与很多事情有关联,因而已被控制。 嫌疑人已将她供出,因为她指使该人进行偷窃文件,给苏安河的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 苏安河已经起诉。 凌飞扬说到这里,望一眼黎美景:“警局感谢顾夫人协助破案有功,会为你发放奖金和证书。” 黎美景听后,连连的摇头:“不要不要,只要我的付出没有白废就好。” 顾廷期握住她的手,继续听凌飞扬讲经过。 “顾夫人,在杜鹃公寓发现的机器,使本案有了很快的进展,那是一个有力的证据,他们已无话可说。” 顾廷期忽然问:“那我的助理,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他早已被杜鹃收买,苏安河公司有些事情,与他也有关系,只不过顾总办事精明,没有给孙助理留下缺口,使他一直未能得手。不然,你的损失也不好估计了。” “对对对”顾廷期脸上没有变化,暗中却轻轻掐一掐黎美景的手,并向她俏皮的眨眨眼。 “你就会臭美”黎美景嘴上这样说,眼中却满含钦佩之情。 凌飞扬看看他们,轻轻咳一声,两人急忙回过头来,继续听凌警官说话。 但黎美景忽然想起那位大汉,问道:“在岛上抓住的那个人,与杜鹃什么关系?” “那是她的同伙儿,杜鹃在后指挥,那人负责去执行。不过,审问的时候,他已将大部分责任推给杜鹃,看看,谁还可以让人相信呢?”凌飞扬冷笑道。 “是,杜鹃真可怜,一个知心人也没有。”黎美景看向顾廷期,她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讽刺顾廷期的想法。 但顾廷期却难为情,将头转向一边,望向窗外,他此时想些什么,黎美景当然知道。 屋内沉寂了片刻。 凌飞扬接着说:“杜鹃想要见顾夫人一面,你答应吗?不过,会在我们的监视下进行。” 顾廷期看着黎美景低头沉思,推推她:“去吧!也许会解开我们的误会。” 黎美景深知,在她的心底,还有一个纠结,她极想听听杜鹃怎么说,她问道:“我需要去拘留所见她吗?” “不,她在医院。” 顾廷期猛然抬起头:“她得了什么病?” “一种怪病,我们也为她请了专家,但听说可能治不好了。”凌飞扬望一眼顾廷期,又看看黎美景。 黎美景托着下巴,望着墙角出神。 凌飞扬看着黎美景笑笑:“不要为她担心,她有的是钱,苏耀华早几年为自己买下保险,当他出车祸去世后,这笔赔偿金,落在了杜鹃的手里。” 两人走出警局,顾廷期开车,将她送往杜鹃所在的医院,他执意留在车里等。 黎美景只好一个人,走进医院的住院部。 她来杜鹃的病房前,有两个便衣即刻走过来:“你是黎美景吗?” “是的。” “凌警司已经指示过,让你进去,你要遵守时间,有话尽快说。”一个便衣严厉的面孔,让人望而生威。 黎美景推开门,缓缓的走进去,浓烈的药味,差点让她窒息,她忍住咽喉涌上的一股酸水。 她来到病床前,杜鹃正用双眼看着她。 “你来了?” 黎美景点点头,她看到,杜鹃的确整过容,原来脸上毛毛虫已经不见了,整张脸光滑如初,皮肤嫩如婴儿。 “过来,摸摸我的脸,是用我背部的皮,缝合上去的。”杜鹃变得异常的温和。 黎美景抬手摸摸她的脸:“是,很光滑,手术做得真好。” “我真想和你握握手,可是我已经做不到了。”杜鹃说话间,举起她缠满绷带的双手:“它们会慢慢的烂掉,还有我的脚,也缠着绷带,我已经是个废人。” “不,现在的医术先进,什么病也能治好,不要担心。”黎美景眼眶发热,她想不到,顾廷期曾经热爱的人,今天却躺在病床上,却等着手脚渐渐的烂光,最后成为无手无脚的人。 “谢谢你安慰我,其实我们并没有仇,只是我放下廷期,看到你们过着美好的生活,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可当时,是你提出的分手。” “是,所以我想拆散你们,但你们却情如坚铁,我坏事做的太多,才落得现在的下场。”她停一停,脸上浮上笑:“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希望你不要恨一个快要死去的人。” 黎美景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不要再说了,你会没事的。”其实她也知道,杜鹃真的时日已不多,所以她才良心发现,这是人的本性。 一个便衣走进来:“时间快到了,有话快点说。” “桌子上有一张卡,里面是我的全部积蓄,留给你们的孩子,让他们好好上学,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杜鹃好似很累,她慢慢闭上眼睛。 “不,我们不要你的钱。” 杜鹃重新睁开眼睛,苦笑着说:“这钱是干净的,是早些年打工的钱,用廷期的名字存的,密码是他的生日,我的脏款已被查封,那些钱已经属于国家。” 便衣再次进来,黎美景只好与杜鹃告别,她拿起桌上的银行卡,悄悄的放进了衣袋里。 不久,杜鹃离世,临走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只有病房外的两个便衣。 黎美景和顾廷期,将杜鹃留下的钱,全部捐到了养老院,谁又能知道,这笔钱是一个忏悔者,最后对社会做出的贡献。 两个月后,黎美景路过警局时,停下车走进去。 服务台的女警员问道:“请问,有什么事需要帮助?” “我找凌飞扬警司。” “他已经调职,在省厅任副厅长,有事请稍后联系他。”女警员继续忙起她的工作。 黎美景没有再说话,默默的走出了警局。 她抬手看看手表,孩子们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 完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