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契约新婚:冷总宠妻套路深

西芹百合

1238716字连载中

简介:不想被命运捉弄的舒柒柒逃婚路上被冷奕宸吃干抹净,连人都没看清,留下钱走人,被抓回去的舒柒柒嫁进冷家。 听说冷小公子冷漠无情,手段残忍,对女人向来不假以辞色。

最新章节

第1086章 大结局

隔天,距离舒柒柒与冷奕宸的婚礼,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 阿K突然跑来找她。 “柒柒,帮哥个忙吧?”他神色有点紧张,说话吱吱唔唔的 ,好半天才说出这么句话。 舒柒柒看着有点费尽:“阿K哥,跟我说话要不要这么费劲,你要觉得不好意思找我,干脆不说好了。” “啧……没良心的小东西,一直以来阿K哥到底是怎么对你的,你居然不耐烦。” 舒柒柒一脸冤枉:“没有不耐烦,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阿K顿了顿,脸有些发红,突然抬手抓了抓脑袋,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阿K哥,也想结婚。” “你追到阿森姐了,她在哪里,为什么都不来看我?我好想她。” 之前,舒柒柒从医院醒来,知道最后是阿森救的她,如果不是她猜对了艾伦的密码,她恐怕早就在箱子里闷死。 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开开心心的当个待嫁的新娘。 舒柒柒一直想找机会,当面谢谢阿森,可自从她醒来后,就怎么都找不到阿森。 而且听她哥说,阿森跟阿K最近在吵架,俩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让她别往他们跟前凑,说得挺吓人的,舒柒柒就没敢去找人。 这一等,就一个多月过去,还是没瞅见阿森的影子,阿K倒是经常见到。 但这货也是一天比一天憔悴,看得舒柒柒好不心焦。 后来又听大哥说,他要回利国了。 舒柒柒对他跟阿森之间的事,就更加好奇。 还没主动去问,没想到阿K就给她冒出这么一句。 舒柒柒问完就后悔了,没等阿K回答,她立马又道:“要不,你们跟我们一块吧,东西都是现成的,也不用准备,但是婚纱……” 说到这里她卡顿了,总觉得有点委屈阿森,虽然她的初衷是好的,但还是觉得婚礼这种事草率不得。 正想改口。 没想到阿K一拍大腿,就跳起来:“好。” 说完后,就冲过来一把把舒柒柒给抱住了:“谁说我们柒柒是小没良心的,明明很知道心疼哥的,那就这么说定了,婚纱、戒指我自己准备,其他的有劳了。” “……” 没见过这样的,舒柒柒开始后悔了。 可见阿K明显瘦了一圈的样子,又不忍心打击他的热情。 说起来他跟阿森也是真不容易,相识相知,纠缠相爱,到现在十多年了吧,眼看阿K也是奔三十的人了,再不结婚,不知道要到什么去了。 这么一想,舒柒柒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 “我倒是没意见,那阿森姐呢,她怎么想的,在那之前,你总得让我见见她。” 说起这个,阿K又一通傻乐:“见,得见,我这就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自己跟她联系,她这个人……有点不懂人情事故,柒柒你多教教她。” “啧,有这么说自己媳妇的吗?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快滚吧,我还得接着上班。” 阿K起身往外走:“我说,你都要结婚了,不好好待在家里待嫁,还这么辛苦做什么,冷奕宸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你,我好好说说他去。” “去,你可快着点去。” 舒柒柒没功夫跟他废话,推着他,把他撵出门。 她跟冷奕宸计划婚礼后,出去度蜜月,所以得在婚礼前,把工作上的事交代好。 不过这个事,她还没来得及跟大家伙说。 阿K离开后,舒柒柒把阿森的电话号存进手机里,然后给她发了个信息。 阿森是比较冷感的人,不太善于情感表达,之前在利国的时候,舒柒柒跟她有过接触,知道,她除了工作上的事,别的事上面,都不太会处理。 这也是阿K为什么会说她不懂人情事故的原因。 所以舒柒柒没直接给她打电话,怕她不自在。 舒柒柒在下班的时候,接到阿森的电话,她约了舒柒柒一块吃晚饭。 舒柒柒没有拒绝,跟冷奕宸打过招呼之后,便来到阿森说的餐厅。 阿森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断地从眼前走过,她的心情似乎变得很好。 仿佛这才是生活。 舒柒柒进去的时候,阿森还没有点菜。 看到她,阿森冲她招了招手:“柒柒,这里。” 她一头金色的短发,长长了不少,在夕阳的余辉里闪着金光,加上蹩脚的A市话,一开口,就成为目光的焦点。 她似乎也不介意,还是笑盈盈的冲舒柒柒挥动着胳膊。 舒柒柒哑然失笑,大步走到她面前:“等久了吧,抱歉,过来的时候有点塞车。” “我也刚到不久,想吃什么?我听阿K说这家点好吃,可我不太懂,你点吧?” “好。”舒柒柒拿手机,扫码点了餐,抬头看向阿森。 “姐,你变漂亮了。” 阿森哈哈大笑:“是吧,我也觉得,辞职后,不用跟一帮大老爷们天天混在一起,我觉得我精致了不少。” “哈哈……对,精致了。”舒柒柒被阿森的话逗得哈哈大笑,笑完,便替她倒了杯水:“姐,之前的事,我听说了,一直没跟好好跟你说声谢谢,以茶代酒,这杯先敬你。” “解救人质本就是我的职责,更何况你还是阿K的妹妹,说什么我也要拼尽全力,把你救回来。” 阿森说的认真,舒柒柒听得感动。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 “客气什么,其实今天约你吃饭,我是有件事要跟你说,本来,在你醒来的时候我就应该告诉你,可那时候我被阿K缠得紧,加上冷奕宸一直没醒过来,我就没敢说。” 阿森是个没心机的人,也不太懂得人心的算计。 尤其是当她觉得这件事对当事人来说,很重要的时候,她便不会藏在心里。 舒柒柒见她一脸严肃,也跟着收起笑意。 “什么事,还不敢说?”舒柒柒调笑了句,其实心里很没底。 阿森斟酌了下用词,这才道:“是关于冷奕宸的。” 接着她便详细的说了,那天从防空洞里追出来之后发生的事。 当说到冷奕宸绝望的交代遗言的时候,舒柒柒红了眼框。 “他……真这么说?” 阿森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没有说慌的必要,柒柒,冷奕宸当时真的很绝望,他很自责,觉得是自己害了你,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任何人的爱,他……他有点可怜。” 不知为何,一想到那天冷奕宸冰冷绝望的眼睛,无助的声音,还有眼角落下的那滴泪时,阿森就有些怜悯那个男人。 舒柒柒吸了吸鼻子,事后,听韩星州说过那时发生的事,不过因为韩星州当时没在场,说的没有阿森这么仔细。 虽然她有料到事情的紧迫,跟绝望,但她实在没料到,冷奕宸还交代过遗言。 不管是阿K还是他,根本就没提过这件事。 舒柒柒总算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求生欲,那个时候,他可能是真的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吧! 她心里一阵阵地发疼。 她捂着脸,声音发闷:“我……我对他不好,我没想到他会有这种想法,姐……谢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没人爱的小可怜,可我从来没设身处地的为他想过,我是个自私鬼……” 舒柒柒从来没这么自责过,她真的发现一直以来她对冷奕宸实在是太差劲了。 一直以来似乎付出的都是他,她从来没有主动去做过什么。 “你别这样啊,我说这些,可不是想看到你这副自责的模样,我只是觉得,你们的关系,或许能够变得更好,我跟阿K都是孤儿,其实我们都不太能理解亲情是什么。” 说到这个阿森无声地叹了口气,微微一笑道:“不过,阿K比我幸运,他遇到了你爸爸,韩叔叔真的是位非常好的好人,他让阿K有了人味,而我……一直没心没肺。” “姐,你别这么说自己。” “我没有自嘲的意思,我是说真的,我一直是个感情淡薄的人,连对阿K也是,要不然,不会让他等了这么多年,我都无动于衷。” 幸好,到最后,她没有再辜负他。 这恐怕是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 舒柒柒笑了笑,想到下午见到阿K时的样子:“阿K哥最近很高兴。” “柒柒,人这辈子并没有多长,我也想明白了,我们得为自己而活,顾及太多,不仅自己不幸福,还会连累身边的人也不幸福,我告诉你这些,就是希望你跟冷奕宸,能够幸福下去,你们比起我跟阿K,感情不知道要深多少倍。” “我明白了。” “……” 那天,跟阿森分开后,回到韩家,舒柒柒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马上就要结婚,她确有些等不及了,迫切的想要去见他。 可是刚下楼,就被韩星州拦住:“我听阿K说,他要跟你同一天结婚,你还同意了?” “是啊,他能追到阿森姐不容易,我怕不让他结婚,转头阿森姐又跑了,到时候,阿K哥还不得哭死,再说,我这可是为你好,他要真甩手不干,你利国的公司让谁管去。” 韩星州被舒柒柒质问的哑口无言,干脆不再纠缠这事,而是道:“既然如此,我们韩家就是嫁女儿,又娶媳妇,所以这事得重长再计议,你过来,咱俩商量商量。” 这一商量,就到了后半夜,舒柒柒哪有时间跟精力再去找冷奕宸。 第二天,她倒是想,可还有成堆的工作没有完成,她又不想耽误了度蜜月的时间,便又打住了去找冷奕宸的事。 她不容易到了下班点,她想着,总算可以跟冷奕宸约个饭了吧! 刚走出工作室的大门,就看到两位意想不到的人——舒彤彤跟白璟怡。 舒彤彤要嫁进白家的事,她之前就知情,舒长宁还特意交待过她一声,所以舒彤彤会跟白璟怡走在一起,她倒是不太意外。 见到她,舒彤彤立马凑了上来:“姐,我是特意来陪你买东西的,是不是很感动?” 舒柒柒很早之前就说过,如果哪天她要结婚,一定要让彤彤陪她一起准备结婚用品。 不过,她好像失言了。 她愧疚地伸手抱住舒彤彤:“有个妹妹真好,姐最近忙疯了,好多事都忽略,你可千万别生姐的气。” “说什么呢,要生你的气,我可就不来了。” 舒柒柒冲她一乐:“彤彤,你跟白璟夜什么时候……”当着白璟怡,她没好直接问出口。 白璟怡倒是没在意,开口回答道:“嫂子说,姐姐都没出嫁,自己怎么可以先结婚,都因为这个理由拒绝我哥的求婚两次了,柒柒,你这次要再不嫁人,我跟我哥恐怕都不会答应。” “啊……彤彤,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谁说我没嫁人,我这不是八年前就已经嫁了?”她好笑地冲舒彤彤眨了眨眼。 舒彤彤小脸一红,暗嗔了白璟怡一眼:“姐,你别听小怡乱说,是最近公司的事太多了,我才没功夫考虑这事,再说,我还小,那么急着嫁人做什么。” “你小,我哥可不小了,都三十的人了,再不结婚,都成老男人,没人要了。”白璟怡打趣道。 说起这个,舒柒柒突然想到了韩星州。 她转头看了白璟怡一眼:“白璟怡,我问你个问题,你能不能老实回答我。” “突然这么严肃做什么,你有什么想问,问就是。” 舒柒柒示意俩人上车,边把车开出去边道:“一会我们先去吃个饭,然后再去逛一圈,对了,你们得当我伴娘……” “舒柒柒,哪有你这样的,我们不找上门,你闭口不谈这事,刚出现,你就直接开口,怎么跟我们上赶子跑来给你当伴娘似的。” 白璟怡不乐意了。 舒柒柒也觉得自己这事办得不太好,失笑道:“我错了行不行,晚上请你们吃饭,当作陪罪。” “什么呀,难道你不该请我们吃饭?我们可是专门来找你的。”白璟怡又怼了舒柒柒一句。 舒柒柒一脸好笑,把车停在一家商场门口,转头认真地看着她:“是不是要我叫你一声嫂子,你才肯闭嘴。” 白璟怡因为她的话,小嘴微张,小脸涨得通红。 好半响,才小声开口:“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舒柒柒拉开车门下车:“你以为你们不说,我就真的什么都察觉不到?” 她无声地笑了笑,接着道:“怎么说,我也是韩星州的妹妹,哪有妹妹不关心哥哥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其实这件事,舒柒柒并不是自己发现的,而是有一次不小心听到冷奕宸跟韩星州的对话。 加上有一次韩星州不小心说漏嘴。 有些事,还真是难以预料,舒柒柒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大哥,有一天会跟白璟怡在一起。 三个女人一台戏,当晚,因为舒柒柒猜到了白璟怡跟韩星州的关系,三个人的关系,一时之间变得更好了。 他们买了不少东西,聊到深夜,才分手回家。 舒柒柒自然又没能去找冷奕宸。 转眼,就到了婚礼当天。 舒柒柒换好婚纱,等着冷奕宸的车来接。 而阿K则换了身西装,等着去接阿森。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冷奕宸的,总之,这场婚礼,有两对新人。 只是左等右等,舒柒柒都没看到冷家的车队。 直到一阵螺旋桨的声音响起。 舒柒柒探出窗口一瞧,居然是一排直升机。 飞机绕着韩宅飞了一圈,洒下无数的玫瑰花花瓣,就像是下了一场花瓣雨一般。 让整个韩宅,染上了一抹童话般的色彩。 舒柒柒就在这场花瓣雨中,缓缓地走出韩宅。 看到了红毯尽头的冷奕宸。 他亲自来接她来了。 舒柒柒有些急切,其实那天见完阿森之后,她就一直惦记着冷奕宸。 没想到拖到婚礼这天,俩 人才重新见面。 她走的有些快 ,冷奕宸看着她的身影,不由自主地也朝她走来。 俩人的呼吸都有些急切。 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 他们的眼中,只剩下彼此,再也看不到旁物。 冷奕宸朝她伸出手:“柒柒。” 舒柒柒冲她一笑,把自己的手掌,放进他的手心里:“宸哥。” “我来接你来了。”他说。 “好。”舒柒柒扬唇一笑,露出一个甜腻的微笑。 舒柒柒被冷奕宸牵上直升机。 飞机绕过整个A市,朝着就近的海岛飞去。 婚礼的事,一直都是冷奕宸在操办,舒柒柒基本没插过手,具体的事项流程,也要等着他来告诉她。 飞机上,舒柒柒转头看着冷奕宸:“怎么想着用这种方式来接我?” “怕吗?” 之前冷俊山的事,让舒柒柒对直升机有了心理阴影,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坐飞机。 后来虽然能平静地面对,但是也属于那种能不碰就碰的状态。 舒柒柒看着冷奕宸,摇了摇头:“有你在身边,不怕。” 听到她的话,冷奕宸咧开嘴一笑:“这就对了,记住,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不管多危险的事,我们都会手牵着手,一起面对,所以……不管什么事,都不要怕。” 望着他坚定的眸子,舒柒柒用力地点了点头:“好。” “有我在,论不到你害怕,明白吗?” 冷奕宸一脸霸道。 舒柒柒失声一笑:“知道了,那你也要记住,有我在,你就不是一个人,我给你一个家。” “好。” 俩人的手,紧紧牵到一起。 飞机在一处海岛上停下,后面长长的飞机队伍,也跟着一架一架地停稳。 舒柒柒在冷奕宸的牵扶下,踏上了,铺到脚下的红毯。 很快,她看到了,不远处的阿K跟阿森。 她有些失神,因为阿森的婚纱,有些特别。 就在这时,小言小七从远处跑过来。 “妈咪,爸比,你们怎么这么久才来接我们呀!”小七扬着嘴角,不知道是在撒娇,还是在暗怪这场婚礼来得太迟。 舒柒柒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因为妈妈的裙摆好重,要走好久好久,才能走到小七身边呀。” 小七也不知道是听懂还是没听懂,蹬蹬蹬跑到舒柒柒身后:“那我帮你拎着,这样你就能走得快了。” 舒柒柒哭笑不得:“好,那就谢谢小七了。” 他们沿着红毯,一路穿过鲜花拱门,来到司仪面前。 不需要过多的誓言,舒柒柒与冷奕宸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温柔的亲吻,向全世界宣布,他们是属于彼此的就够了。 这便是这场婚礼的全部意义。 流程走完,舒柒柒回到休息间,换下婚纱,一袭金色的敬酒服,衬托得她越发漂亮。 冷奕宸揽着她的腰,把她扯进自己怀里:“不去了吧,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的你。” “扔下满桌子的宾客,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不是还有阿K跟他媳妇,让他们去招待吧!” 舒柒柒有些好笑:“那怎么能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都好心让他们跟我们一块办婚礼了,难道还不能让他们帮我们也招待下宾客。” 舒柒柒说不过他,回身点了点他的鼻子:“你总是有理,那不去敬酒,你想做什么?” “自然是洞房。” 亏他说得出口。 舒柒柒小脸瞬间涨红,正要推开他,余光注意到房间有动静。 赶紧起身走过去。 冷奕宸也留意到,躲在门边的小身影,没有再对舒柒柒做什么。 俩人走到门边,拉开门,一眼就看到站在那里的小言小七。 俩个小家伙一脸严肃。 手里捧着个大红色的盒子。 舒柒柒一脸不解:“宝贝,这是?” “送你们的新婚礼物。”小言一脸高冷,说完,把盒子递给舒柒柒,待她接过后,便转身牵了妹妹要走,边走还边道:“我会替你们照顾好妹妹的,你们安心去吧!” 安心去哪里? 这孩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舒柒柒一脸懵,正要问,就听到小七的声音传来:“哥哥,你能不能别老是撒谎,到底是谁照顾谁呀?” “小不点,我说的是事实。”小言不高兴了。 小七声音提高:“事实就是我不爱哭鼻子了,哥哥反倒是三天两头再受伤。” 受伤,这是怎么一回事?舒柒柒一脸急色,真要追出去。 被冷奕宸拉着胳膊拽回来:“听说小言最近在习武,男孩子,会受伤,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要担心。” “……” 听这话,这件事,他是早就知道了,居然还一直瞒着自己。 舒柒柒有些恼怒,刚回过身就被冷奕宸吻住,手掐着她的腰,拉开了她腰间的隐形拉链……带着暖意的手掌,直叫舒柒柒说不出话来。 冷奕宸反身把她按到床上,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打开了小言小七送来的盒子。 一个橡皮泥捏的家园,有房子、花园,还有一堆小人,看样子,是爸爸、妈妈、哥哥、妹妹……等会,这怎么多出来个小人? 舒柒柒还没看真切,就被冷奕宸拿走搁到一边。 “看来,小言小七,是想要个弟弟或者是妹妹了,老婆,要不我们努下力。” 他说完,便伸手来解舒柒柒的衣服。 这大白天,他到底是在干什么? 舒柒柒一脸无语,还没拍开冷奕宸的手,已经被他吻得发软。 只得沉浸在他霸道而疯狂的吻里。 天快亮的时候,舒柒柒被冷奕宸抱上飞机。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冷奕宸都没有忘记要给小言小七,填个弟弟妹妹的事。 于是,当舒柒柒他们再次回到A市的时候,舒柒柒才意识到,这一个月,她好像没有来生理期!!!! 一年之后,舒柒柒给小言小七,生了个弟弟。 当舒柒柒再次看到被冷奕宸,摆放在橱柜里的家园作品时,才惊讶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时候的小言小七,到底为什么会懂得这个问题? 是谁教的? 舒柒柒出了月子后,就执着的去调查这件事。 不过,过程不太顺利,毕竟时隔久远,当初在小言小七身边的人实在是太多,一个个的问恐怕根本问不出来。 而且小孩子忘性大,更何况小言小七,根本不可能告诉她这件事的真相。 直到某天,舒柒柒在林幻珊的家里看到同样的橡皮泥作品,才恍然大悟。 她是真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是秦染教的??? 啧啧……还真是冷奕宸的好兄弟啊! 舒柒柒还没来得及吐糟,林幻珊告诉她,自己怀孕了,好像也是双胞胎。 说起来,林幻珊跟秦染,当初的婚礼,就在他们度蜜月回来后不久。 那一年,好像是非常幸福的一年。 不仅林幻珊嫁给了秦染,舒彤彤嫁给了白璟夜,最后,连白璟怡也跟韩星州结了婚。 从此以后,四大家的人,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了纠缠不清的一个整体。 共进退,共发展,利益相关,相辅相成,一时之间成为了上流社会的一段佳话。 不过,到这个时候,大家还是没猜透一件事。 舒柒柒到底是舒柒柒呢,还是韩柒柒,她到底是姐姐呢,还是从头至尾都是同一个人。 当然,也有通透的人,反应过来,什么韩柒柒,什么姐姐,那明明是两口子,玩来玩去的情趣。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