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升迁之路

3815133字已完结

简介:且看生世迷离的我,如何在这官场中步步升迁、翻云覆雨、操纵命运的密码,一步步走上官道的最顶峰。 人生无常,如少年狂。 人生浮沉,如老匹夫。 人生是个大舞台,只有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人,才会懂得,这里到底有残酷。 且看风起云涌,步步升迁的我,如何掌控人生!

最新章节

第1178章 又见孙小木(大结局)

刘立海此时矛盾极了,他就这样放弃林美丽吗?明知道她就在柳柳这帮子人手中,明知道她就是转基因种子利益链中的一员,可他却要缩手,却要见死不救吗? 刘立海这次不想听姚海东的,再次把电话打给了孙小木,孙小木接过电话说:“想好了吗?” “嗯,我们见面吧。”刘立海说。 “好。你在哪,我过来。”孙小木竟然如此说着。 刘立海把自己住的酒店告诉了孙小木,孙小木便说:“好,等我。”说完,又挂掉了电话。 刘立海不知道怎么的,心又开始跳着不停,那个他深深爱着的姑娘,那个怀了别人孩子的恋人,又要来了,这次她的肚子一定更大了吧?想到这,刘立海又后悔了,怎么能让她出来见他呢?他应该去见她才对,可是一想,他去哪里见她?部长家吗? 各种矛盾,各种想法汇集于一身的刘立海,焦急地等着孙小木,他不知道孙小木到底会带来什么的交换条件,他很清楚,他答应孙小木见面,就是答应谈条件的,没有条件,孙小木不会去救林美丽的。 也不知道刘立海想了多久,孙小木敲门了,他赶紧开了门,孙小木的肚子果然很大了,快生了吧? “快了吧?”刘立海尴尬地看着这样的孙小木问。 “嗯。”孙小木温柔地应了一声,应得刘立海又激动起来,可是此激动非彼激动,他不能再她有什么前缘可断了,纵使他再想她。 “说吧,想让我如何帮你。”孙小木见刘立海不说话,又补充着。 “帮我救出林美丽。”刘立海说着了自己的想法。 “好处呢?”孙小木突然盯住刘立海问。 果然是来谈交换条件的,果然孙小木变了。 “你开条件吧。”刘立海很有些不舒服地说着,他多么不希望孙小木改变,岁月真的就是一把杀猪刀吗? “离开官场。”孙小木淡淡地说着。 “我吗?”刘立海不相信地看着孙小木问。 “对。就是你。”孙小木果绝地说着。 “为什么?”刘立海不解地问,没想到孙小木说来说去的相法还是这个,这个让他失去事业的条件,他怎么能接受呢? “如果我说了原因,你是不是就能离开官场?”孙小木眼着刘立海问。 “我要看这个原因是不是值得我离开官场,小木,你也知道,我喜欢官场,喜欢做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刘立海想说服孙小木。 可刘立海的话一落,孙小木就笑了起来,而且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刘立海更加不认识地看住了孙小木。 “幼稚!就凭你!一个转基因泛滥你都搞不定,你还想为人民服务,你也太自不量力了。再说了,从上到下是一个巨大的利益链,你改变不了的。不信,你现在给你最崇拜的宝鑫书记打电话,你说你要把转基因一查到底,你听听他是什么想法。打吧,现在就打。”孙小木冷静地说着,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把控之中一样。 刘立海不服气,果然一个电话打给了郭宝鑫,电话一通,他就说:“大书记好。” 郭宝鑫见是刘立海的电话,便笑着说:“小刘啊,怎么样了?还习惯吗?” 刘立海赶紧说:“大书记,我在查转基因种子泛滥的事情,现在有一个姑娘失踪,我怀疑这事与李高成省长有关系,可是冷市长不让我查,让我回京江去,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吗?” 郭宝鑫一听,怔了一会儿,刘立海的心顿时紧缩成一团,难道一切真如孙小木说的一样吗? 刘立海就等着郭宝鑫说话,郭宝鑫还是开口说了,他说:“小刘,转基因的事情没有一个明论,而且农业部也没有什么明确地指示,就算你查到了他们有一个巨大的利益链又能如何呢?科学没有明确证明的东西,农业部主张的的东西,不能成为杀害性的证据。 我让你去京江是好好配全鸿雁同志的工作,她不让你查一定有她的道理,你还是听她的吧,我这头还有事。”说完,郭宝鑫就把手机给挂掉了。 刘立海没想到是这样的,他一脸尴尬地看住了孙小木。 孙小木反而淡淡一笑,说:“立海,你别天真了好吗?我之前和你一样想象得非常地美好,现在不想了,整个体制上的问题,不是你,不是我就能改变得了的。我的父亲说他是个坏人,我不认同,说他多么伟大,也是不现实的事情。没有他的作涌,就不会有我嫁进部长之家。我的父亲尚且如此,何况摆在面前的利益,几个能抗住不伸手去取的呢? 你在官场呆了这么久,连郭宝鑫都会无能为力,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还能如何?很多时间,他们一件又一件坏事地干着,可我们也能眼睁睁地看着,因此我们拿不到证据,再说了,这年头证据有屁用,如果从上到下是一股气,你会感觉自己投报无门的。 立海,我也听说了,你和冷鸿雁的那些事,你现在和她处得如何,你自己非常清楚。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人而言,想要重新开一段新的感情不容易,不信你可以试目以待,她不会有的新的感情,她还会没完没了地把感情压在你身上。 立海,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变过,一直都在这里摆着,我是女人,我理解冷鸿雁。你如果一意孤行,非要认为自己能力强大,能和冷美人处理好关系,我也就不劝你了。 如果你觉得不能处理好关系,我们走吧,离开官场好不好?只要你答应跟我走,我一定保证救出林美丽,完好无损地还给你。”孙小木说着,一脸期望地看住了刘立海。 又是离开,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呢? 刘立海痛苦地看住了孙小木,他不知道说什么,也无力说什么。 孙小木见刘立海如此痛苦,走到他身边,紧紧地抱住了他。 刘立海想推开孙小木,可是他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立海,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孙小木此时轻轻地说着,这话震得刘立海差点要跳起来。 “真的,立海。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我们走吧,立海,我们出国好不好?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别在这里受气了好吗?你改变不了什么,真的,立海,听我一次劝好不好? 我一直努力地赚钱,很努力地存钱,就是希望和你一起走,我们出国好不好?孩子一旦生下来,你让我怎么办?他家迟早会知道孩子不是他家的,你让我爸怎么面对?我一走,这件事都好解决,我们找个国家,重新开始生活,我们还年轻,我们守着自己的孩子,相夫教子,好吗? 立海,我一直努力想支持你,可是自从我做生意之后,我发现你改变不了这一切的,既定的轨迹就在这里摆着,根深蒂固的体制就在这里摆着,你说,你能改变什么呢? 我现在去救林美丽,也是要放弃我的许多生意作为交换条件的。这个社会,没有利益交换,想办成一件事,你很清楚,比登天还难的。 立海,我们努力过,就够了,好不好?你总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再受我们这一辈人的苦吧?至少国外有一个健康的环境供孩子成长,你说对不对?而且在国外不需要靠特权去争取什么,我虽然在特权之下长大,可我真的越来越不喜欢这一切。 立海,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跟我走好吗?”说完,孙小木一脸期望和向往地看住了刘立海。 刘立海万万没想到孙小木怀的是他的骨肉,这让他又震惊,又欣喜,喃喃地说:“小木,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 “你一直希望混出个人样,你以为混出人样来就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可是现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本来想一个人去国外,等孩子生了后再告诉你,可是他家却要派人跟着我去,说什么不放心我一个人生孩子。 立海,就算你不找我,我也想找你,我想做最后一次努力,如果你不要我,不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就彻底地死心,独自离开,永远不再联系你!就算这个孩子的父亲已死!”孙小木说这些话时,一脸的果绝。 刘立海看着孙小木,伸手去摸她的肚子,结果孩子在里面踢肚皮,吓了刘立海一大跳,快速地把手缩了回来,这可是他第一次摸一个怀着大肚子皮的女人。 孙小木见刘立海被吓着了,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肚皮上,说:“你听,你听,孩子叫你爸了,他知道你爸爸摸他,才这么激动的。” 刘立海把头贴在了孙小木的肚皮上,一定是个儿子,这么顽皮地又开始踢孙小木的肚皮,而且一会这里鼓起来了,一会哪边又鼓起来了,让刘立海好生奇怪,怀孕是这样的,那可是他没见过面的孩子啊。 孙小木见刘立海这么欣然地贴着自己的肚皮,没再说话,拍着他的后背,一如拍个小孩子一样,让刘立海一下子安稳起来,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守着孙小木和孩子,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两个人也不知道这么靠了多久,刘立海才幽幽地说:“小木,我答应你,跟你出国。但是,你要把林美丽救出来,而且我要把她送回京江去,交给她的父亲,我答应过她父亲的。” 孙小木没想到刘立海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欣喜地问:“立海,你真的答应和我一起走?” “是的。你说得对,整个体制都是这样的,我能改变什么呢?你是秘书长的女儿,你都不能幸免地被交易,何况我这样的寒门之子。再说了,我和冷市长之间越来越三观不合,沟通越来越成问题,这个时候走,也许是最好的,主要撕破脸。对大家都不好。”刘立海如此说时,心还是莫明地痛了起来,事业,家庭终归不能兼得,他总得要放弃一样。 “立海,谢谢你能这么想,你这么想,我太高兴了。放心,我这一年存了不少钱,足够我们在国外的生活。我就去找人救出林美丽来,但是你不能再变卦,把林美丽送回京江后,你就赶紧到北京来,我们去了国外站稳后,再把你妈接过去帮我们带孩子,我们好好工作,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的。”孙小木继续为刘立海设计着未来的生活。 刘立海“嗯”了一下,就从孙小木的肚皮上坐了起来,望着孙小木重重地点头说:“我不会再变来变去的,你快去救林美丽吧。” 孙小木站了起来,刘立海又不放心,“我陪你去。” “不用了,立海,你就在这里等我,你跟着我,反而会打草惊蛇的。”孙小木平静地看着刘立海说着,她真的不再是从前的孙小木了,变得越来越有主见,越来越成熟了。 孙小木走后,刘立海给姚海东说了一条信息:“姚大哥,对不起,我要走了,我还是当了逃兵,真的很对不起你如此全心全意的帮助和栽培。小木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不能再负她,也不能再负孩子。 而且,很多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转基因的事,宝鑫书记也不主张查。小木救林美丽去了,我把林美丽交给她父亲后,我就要离开。 我要走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对市长讲好吗?我和她之间越来越没办法沟通,有个姚青学进来,她还是对我横加干涉,再说了,还有一个林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在小木说孩子是我的,我就得对孩子负责。” 刘立海把这条信息发给姚海东时,姚海东气得差点要把手机给摔掉了。 姚海东没有给刘立海回电话,他不知道如何说,更不知道说什么才对。 等刘立海带着林美丽回到京江时,姚海东还是找到了刘立海,他直视着刘立海问:“你想明白了吗?” “是的,姚大哥,这次我决定走。我改变不了现实,而且我连自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林美丽如果再迟一点救她,她就要被人轮掉,她吓得冲着我哭,我却不能把这帮人如何办。 那么大的一个利益链出现时,我和你奈何不了。现在市长又不肯这件事,而且她一心想要政绩,想要争回吴浩天书记当年侮辱她的那口气,她现在的心态完全不同,我继续呆下去,不仅仅帮不了你,还极容易败了你们的事。 姚大哥,我一走,市长会全心全意工作,只要你和她配合好,只要你们再培养一些力量,迟早会拿到京江的一切权利的。我相信你,相信市长。”刘立海很认真地看着姚海东说着。 姚海东一听,也确实有道理,刘立海不走,冷鸿雁就会在情感上去依赖刘立海,就算现在有个姚青学,对冷鸿雁也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她和姚青学谈过两次,就不再理姚青学了,证明她内心还是要控制刘立海。 现在,孙小木怀的是刘立海的孩子,作为父亲的姚海东,他总不能不让人家一家三口团圆吧?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对于姚海东来说。 “你既然这样选择了,我祝福你。你走的时候,到宝鑫书记哪里去坐一坐,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他一声,我会继续支持市长的,也会好好照顾市长的,有机会,你对宝鑫书记讲一声,我来政府这边做秘书长,这样,我们的力量是集中的,不再是分散的,有利于更好地抗击吴浩天他们。”姚海东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刘立海,这也是刘立海要的结果。 “好的,姚大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告诉市长,等我离开了,你再告诉她好吗?她在京江有你,我也放心。必要的时候,你劝她离开官场吧,回到老爷子身边去,好好地享几天清福,官场不适合女人,何苦呢?”刘立海把冷鸿雁交给了姚海东,这些话,只有姚海东说才最适合,他要说,冷鸿雁会跳起来的。 “好的,我会找机会说的,你也多保重。”姚海东说完,重重地握了握刘立海的手,两个男人这么一握,所有的理解就尽在不言之中了。 离开京江后,刘立海直接去了郭宝鑫的办公室,当他把出国的想法说出来时,郭宝鑫一惊,正要发火时,刘立海轻轻地说:“大书记,小木怀的是我的孩子,为了孩子,我不能不走。所以,大书记,对不起,您一定要多多保重。”说完,刘立海又把姚海东的话告诉了郭宝鑫。 事到如今,郭宝鑫也不好再留刘立海,而且留下来刘立海,他在省里会更加孤立的,孟安达最近和他的关系很有些缓和,如果刘立海留下,孩子的问题总归对所有人都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孟安达能接受吗? 刘立海一走,盯住他的力量自然会淡化,郭宝鑫布的局更不会让他们警觉,再说了,冷鸿雁对这个小年轻的依赖,他是清楚的,真要搞出什么事来,他如何对纪老爷子交待呢?满以为送刘立海回京江,一切会有所改变,结果他和冷鸿雁之间闹得不可开交,这一点,他这个省委书民都听到了闲话,再让刘立海呆下去,闲话迟早会传到京城的。 “你也多保重,到了国外给我们都报个平安吧。”郭宝鑫说着,送刘立海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刘立海没想到这么顺利,不知道为什么搭上飞北京的飞机时,他心里那般地失落。 其实这个地球离了谁都会照常转动,是刘立海把自己想得太过重要。他的离开,对于所有人来说,居然是一件好事,这是刘立海没有意识到的。 到了北京后,孙小木把刘立海安顿了下来,开始替刘立海办出国的一切手续,刘立海没想到的是孙小木很快就替他办好了一切,不给他任何反悔的时间,两个人就登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当飞机起飞时,刘立海的目光深深地看着脚下这片大地,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飞机越飞越高,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爱过,恨过,伤过,痛过的一切,变得那么遥远,那般地模糊。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