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霸道总裁请深爱

天下无双

159451字已完结

简介:从那一纸婚约开始,她走上了精彩绝伦的总裁抗争之路……

最新章节

12

这次上官曦儿离开,卫南继成没有派人去寻找,他觉得穆桑说的话,心里面的事情,只有自己知道,所以他放上官曦儿自由自在的解开心结,卫南继成也相信,有一天,上官曦儿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 这几天,卫南继成一直在宫里面待着,当今皇上的身体真的不行了。 “成儿。”皇上躺在皇上,语气艰难的说。 卫南继成走过去,跪在床前,说:“皇阿玛,您有什么吩咐。” 皇上说:“你真的长大了,你要记住要好好的对待你的母妃,知道吗?即使当了皇帝,也不要忘记孝顺你的母妃。” 卫南继成点点头,眼中含着泪水,说:“儿臣知道,母妃还说等皇阿玛的身体好了,要陪着皇阿玛去行宫居住。” 皇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说:“朕的身体,朕知道,我对不起你的母妃,当年,遇见她的时候,便说过只爱她一人的,不成想,身在皇位,拥有六宫,讲究的是平衡,咳咳咳……” 卫南继成说:“皇阿玛,母妃知道的,您不要说了,注意身体。” 皇上说了这么长的话,也没有了力气,有昏昏的闭上眼睛。 卫南继成擦干眼泪,一个太监刚才来报说,容妃娘娘醒来不多时,又晕了过去。 卫南继成吩咐几个太医去了天骄宫。 皇阿玛很爱母妃,人人都知道,但是,人人也知道皇上有三宫六院,美人无数。 年轻的时候,当今的皇上与容妃娘娘一件钟情,年少气盛,不顾现实,执意将年轻时的容妃接近宫中,封为贵人,侧分已经是违背族规了,引来了其他嫔妃的嫉妒,开始皇上会护着容妃,但是后宫于前朝是相联系的,不久之后,皇上也是心有余了而力不足。容妃娘娘从那个时候才开始改变,从一个单纯的女子变成了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即使是这样子,皇阿玛和母妃的感情也是很好的。 卫南继成看着天边,也不知道上官曦儿此刻怎么样子了。 第一百零二章、继位上官曦儿出城之后,漫无目的,一直沿着河流走。 好在路边都会有卖东西吃的。 上官曦儿打扮成一个男子的模样,也安全了不少。 来到一个村庄,人家很少。 “请问,有人吗?”上官曦儿来到一个小院子里面,敲着木门问,可是一直没有人回应,上官曦儿走进去,打开门,问:“有人在吗?” 嘎吱一声,上官曦儿看到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面,一个小男孩藏在那里。 那个小男孩穿着绸缎料子的衣服,脸虽然脏兮兮的,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很清秀,眼睛大大的,全是惊恐。 “你是谁?” 上官曦儿转身,看见一对夫妇站在自己的身后问,样子很是防备。 上官曦儿说:“我是过路人,口渴了,看见院子,便进来借口水喝。’其中那个男人放下肩上的柴禾说:‘哦,这样啊,你等着,我给你倒水。” 上官曦儿点点头,女人笑着说:“我们还以为是偷东西的呢,公子坐这里吧。” 上官曦儿坐下,说:“谢谢。” 男人跟女人说:“让小树出来晒晒太阳吧。” 女人答应了走进去,把那个小男孩领出来,说:“小树,我们在这里晒晒太阳吧。” 小男孩紧紧的依着女人,惊恐的看着上官曦儿,上官曦儿说:“他生病了吗?” 女人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男人。 男人走过来,说:“看着公子面善,我便跟公子说了吧,这个孩子,是我去那边的大山砍柴的时候捡到的,许是摔着脑袋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别人碰是不行的,就跟着我们。” “哪边的大山?”上官曦儿吃惊的问。 男人指了指南边的大山,说:“是那边的大山。” 上官曦儿心中了然。 男人继续说:“公子去的地方多,可不可以帮忙打听一下,谁家丢了孩子,我们也好给人送去。” 上官曦儿笑了笑说:“也许这个孩子跟你们是有缘的,我看你们还没有孩子呢,可以将这个孩子养着呢。” 男人和女人自然是很欣喜,女人说:“我看这个孩子的第一眼,便很喜欢,如果可以,那当然是很好的。” 上官曦儿点点头,从衣袖中拿出一块玉佩,说:“这个东西给你们,如果你们有什么难处,可以拿着这块玉佩,到京城安王府,给他们的官家,有什么难处跟他们说,他们会帮你解决的。” 男人将玉佩收好,连连道谢。 上官曦儿离开那个农家小院,心中也常熟了一口气,想,弯月在天之灵应该可以安息了吧。 上官曦儿没有到别处去,还是回到了京城,京城里面很安静,不过上官曦儿还是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上官曦儿走进一间茶馆,点了一壶茶,坐在那里。 小二将茶端过来,说:“客官,您的茶,有什么吩咐,再喊我。” 上官曦儿点点头,说:“小二,我问你个事,这京城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二一脸疑惑的说:“哎呦,工资不是本国的人。” 上官曦儿尴尬的笑着点点头,说:“我不是,我是来这里做生意的。” 小二说:“闲晃驾崩,新皇上登基,但是呀,这新皇上孝顺,登基大典都没有举行,一切从简,还面了农民们三年的农税。” 上官曦儿心中一紧,问:“新皇上可是安王爷卫南继成?” 小二笑着说;“是呀,客官也知道我们安王爷?” 上官曦儿笑着点点头。 小二走后,上官曦儿的心中翻江倒海,卫南继成,你终于得到你想得到的了。 上官曦儿将茶钱放在桌子上,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 天空中黑压压的,感觉是要下雨了。 小二追出来,说:“公子,要下雨了,要不要住店呀?” 上官曦儿抬头看着天空,的确是下雨的感觉。上官曦儿笑着说:“给我留一间客房吧。” “好咧。”小二高兴的走进去了。 没走多久,便着的下雨了,一场秋雨一场寒,雨水滴在身上,凉飕飕的。上官曦儿便赶忙回到了那间茶馆。 小二给上官曦儿送来了热水,临走之前还说:“工资还是喝口热茶吧,小心着凉,在外面生病了,家里人该担心了。” 上官曦儿心中一暖,说了声谢谢。 上官曦儿推开窗户,看着雨水打在雨搭上面,很有节奏,看着一片落叶,上官曦儿心想,花草又是一轮回,自己也该回家了吧。 第一百零三章、岁月静好上官曦儿在茶馆里面住了好几日,每一天都是到处逛一逛。 那一天看见一个背影很像自己母亲的人,上官曦儿急忙追上去,发现自己认错人了,赶紧道歉,上官曦儿嘲笑自己,年纪轻轻,怎么能将别人认成自己的母亲呢。 上官曦儿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自己的父亲母亲了,上次去,还是卫南继成带自己去的呢。 上官曦儿雇了一辆马车,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地方。 上官曦儿下车付了钱。 马车走出很远的一段距离,上官曦儿才转身细细打量这个地方,上次和卫南继成一起来,全身都紧绷绷的,每一个细胞都很紧张,丝毫没有发现这根地方有多么的漂亮。 河流潺潺,红叶翩翩,河流之中还有几片落叶,真是美不胜收。 “是曦儿吗?” 上官夫人出来,准备去河流便洗衣服,看见不远处一个人,像极了上官曦儿的身影,但是那个人是男子打扮,却又不敢走上前去,所以站在远处,小心翼翼的问。 上官曦儿笑着转身,走过去,说:“母亲,我来看您了。” 上官曦儿从母亲手中接过装满衣服的木盆,说:“母亲,父亲呢。” 上官夫人很高兴的说:“在里面呢,前几天还在叨叨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上官曦儿笑着说:“母亲是女儿不孝,不能经常来看您。” 上官夫人摆摆手,上官曦儿问:”母亲要去洗衣服吗?为什么不买几个丫头呢。” 上官曦儿的语气里面全是责备,有事心疼。 上官夫人笑着说:“有的,有的,我们还没有来的时候,王爷便让几个佣人在这边候着了,这几天要有庙会,都是小孩子心性,我便让他们去完了。” 上官曦儿笑着点点头,想着卫南继成倒是细心,也真是难为他了,自己那么忙,还能想到这点小事情。 上官曦儿陪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一天,父亲也是说了很多卫南继成的好话,还让上官曦儿下次带着卫南继成一切回来。 上官曦儿长舒一口气,还好父亲和母亲不知道自己偷偷离开王府的事情,不然又是一顿说教。 回到茶馆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早晨,小二看见上官曦儿从外面走进来,说:“工资回来了。” 上官曦儿点点头,小二说:“今天是庙会,工资不去凑凑热闹吗?” 上官曦儿看看外面,说:“时间还早,我一会再去。”便走上楼,休息去了。 卫南继成站在城楼上,这个位置,在皇宫里面是市最高的,可以看见宫里面全部的景物,视野很广,而此时却只能自己观看。 上官曦儿已经离开有半个月了,还没有任何的消息,说卫南继成心里面不急,那还是不可能的,卫南继成很想派人去查,然后将她五花大绑的绑回来,好好的教训她,看她还乱跑不乱跑。 可是,他不能,他还记得穆桑的话,也记得母妃跟自己说的话。 先皇走后,容妃娘娘好像惨老了十几岁,每天也是看着一些先皇的赏赐发呆。卫南继成知道母妃是在怀念先皇,那一天容妃娘娘的精神很好,拉着卫南继成的手说了很长的一段话,她告诉卫南继成宫里面的女人苦,但是上官曦儿的心里面更苦,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却不能全心全意的在一起,那样子真是身不如死,女人的心思很细腻,所以上官曦儿心中的心结还是让她自己去解开吧。 容妃娘娘让卫南继成答应她不要派人去找上官曦儿,要让她自己回来,这样两个人才能长久呢。 卫南继成站在城口上,风有点大,夜石走过来,说:“皇上,起风了。” 卫南继成嗯了一声,说:“今天是庙会吧?” “皇上好记性呀。” 卫南继成想了一会儿,说:“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夜石和卫南继成换好衣服,来到庙会,真是人山人海呀。 庙会也算是国民的一种节日了,每到这天,人们都出来玩耍,不对不会赖在家中的。 小贩们叫喊着自己的东西,希望在这一天一本万利,公子们会在后山的凉亭里面作诗画画,更有一些待嫁的姑娘,到寺庙里面求取姻缘签,希望自己能够找到如意郎君。 上官曦儿看着一群孩子围着卖糖人的小贩,高兴的又蹦又跳,上官曦儿似乎被这一幕感染了一样,一直笑呵呵的,走过去,从老板那里买了一个糖人,小孩子们看着上官曦儿,嘴巴里面都要流出口水来了。 上官曦儿拿出银子,给小孩子们一人买了一个糖人,孩子们拿到了糖人,心满意足后,高兴的走了。 上官曦儿转过身,看见不远处的夜石和卫南继成,惊慌之下,快速的躲到了大树的后面。还好卫南继成没有看见她。 他又瘦了,上官曦儿心想,当了皇上,肯定更加繁忙吧。 上官曦儿看见卫南继成站在一个面具的小贩那里,仔细的看着每一个面具,有点小孩子心性,上官曦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沙华。” 上官曦儿看着眼前的人,是南风。 上官曦儿高兴的说:“南风,你怎么在这里?二爷还好吗?日月盟……” 南风打住上官曦儿,说:“都好,二爷很好,日月盟很好,我们也很好,你还好吗?” 上官曦儿点点头,说:“很好,我也很好,南风,我的父母还活着呢。真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我知道。” 上官曦儿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二爷跟我说的,二爷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当初……”南风感触的说。 上官曦儿微微一笑,说:“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南风点点头。 上官曦儿买了一个织女的面具,戴在脸上,走到卫南继成的身边,说:“我看公子在这里挑了很久了。” 卫南继成听见声音,浑身一颤,看着眼前的人,眼前的这个人带着织女的面具,但是卫南继成还是感到很熟悉。 上官曦儿将一个牛郎的面具递给卫南继成,说:“公子带这个吧。” 卫南继成笑着接过去,拿掉上官曦儿脸上的面具,说:“曦儿,终于回来了。” 上官曦儿点点头,说:“玩累了,想回家。” 卫南继成将上官曦儿拥入怀中。 “回家,回我们的家!”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