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l-avatar

心扉上的花

二十三年

49415字已完结

简介:他抛弃了她,还有她的孩子!从那刻起,三月对这个男人的爱,消散在了骨子里,全都变成了刻骨的恨!

最新章节

第46章 梨花满城(番外二)

城中有位画师作了幅画,一时引起了轰动。 听闻那位画师年纪轻轻,只闭门作画不理邀约,俞王也不在乎,遣了人去请他,倒还算老实,那画师不过隔日便站在了眼前。 俞王看到他时有些难受,这画师太瘦了,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双目也无神采,便是给他换上一头白发,他如今这模样也是受得住的。 “今日请先生过府,是想先生为本王作画一幅。”俞王指了屏风后面。 画师木讷点了点头,随着王爷走进了屏风。 妗央坐在帘后,帘角被轻掀起来,只见王爷带着一个面色憔悴的人走进来,这便是那个画师么? 画师方抬头看了妗央一眼,无神的眼中忽然一痛,跪了下去:“请王爷恕罪……” 俞王不知他是何意,画师磕头道:“在下不才,画不得女子相。” “画不得?” 这是什么话,一个画师怎会连人相也画不出来,何况他出名的画作里分明有一个女子。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糊弄本王!”俞王大怒。 画师语声无波:“王爷恕罪,在下万不敢诓骗王爷,是在下无能。” 俞王爷眼眸莫测:“你再说一遍。” 画师一副生死无关的样子,淡淡道:“在下无能,画不得女子相。” “来人!给我把他拖出去!砍了他的手!”俞王大喝一声。 “王爷!”妗央忙走了过来,“不过一个画师,重新找一个能画的又有什么关系,何必恼了自己,伤着身子。” 妗央见他不说话,对周遭人道:“你们都出去罢。” 画师和侍人皆退了出去。 “妗央不过一名青楼女子。”妗央抚着俞王微蹙的眉,“何德何能让王爷如此青眼相待。” 不容拒绝的大手把妗央紧搂在怀里,昨日在茶楼里,护卫说遇到了傅家的二公子,他正为一份文书四处奔走。 “我不过想留你一份画相在府里,日后你不在府里,我也能看看。”俞王沉着声。 妗央看着他,弯唇一笑:“妾身说自己是梨花为身的,王爷还不信。” “如今王爷怀抱妾身,不正是王爷站在梨树前的愁容么?”纤手若蝶,轻点开他凝在一处的眉头,“因之妾身是何等的丑陋,更不敢留画让王爷看了。” 俞王听她这样说:“你为何丑陋?” 妗央故作委屈,挤不出眼泪,只面上苦苦道:“王爷每每瞧着梨树都是愁着脸,妾身想必也是极丑的,才教王爷不得开怀。” 他绷着的脸一霎便笑开了:“你啊,女子小人,巧舌如簧!” 那日她忽然跪在他榻前,他便知她要离开他了。 屋内只在远处点了一盏黄灯,昏黄的光下看不清他阴影下的面容。 “你已想好了?”他半晌才坐起来问她。 王府里除了名分他不会给,其余她要的他都能给她。 妗央却朝他叩下头道:“想好了。” 心间骤然一痛,他分明可以强留她在府中,可她朝他那一笑。 是他从未见过的…… 那样真诚,那样无暇…… 面上绣着‘俞’字的锦袋在数月之后被送回了俞王的手中。 俞王瞧着远处,又不似在看远处,只发着呆,在手中轻轻摩挲着锦袋。 她改变了主意,锦袋中的字条上,是求他帮傅君昊渡过难关。 一杯梨花烧酒下肚,腹部的火烫让他心神也荡漾,招了歌姬来又是笙歌一夜,原本只是小小的风寒,因着那日抱她在寒潭里泡了几个时辰,又严重了不少,一拖便是几个月,许是落下病根来,到现在还隐隐犯咳。 一夜春风忽来,清晨时分,城中便传着富商世家傅府里昨夜发了大火,不巧夜里大风正起,大火顺着房屋蔓延整整烧了一夜,屋宅门院,几乎什么都烧光了。 听闻傅府里的人大多都没什么事,唯独一位新夫人在大火中葬身。 “咳咳咳……” 止不住的一阵咳嗽上来,他站在院子里的梨花树下,回想起那日她还在王府里时,梨花多是青枝绿芽,她说‘妾身梨花为身,梨花开时便若妾身伴在王爷身侧’。 如今二月正初,满树梨花大朵大朵开满枝头,连地面也被白瓣铺满,院中一场寒风略过,满地梨花霎时翩跹而舞,一如飞雪漫天。 “妗央……” 他看着身旁飞蹿的梨花轻唤了她一声,飘入天际的梨花瓣几经辗转,落在了冰冷的石碑上。 他想问问她,那日的决定如今可后悔么?

打赏本书
gift

麻花

50书币

gift

甜甜圈

100书币

gift

冰淇淋

288书币

gift

寿司

388书币

gift

鸡腿

588书币

gift

牛排

688书币

gift

汉堡

788书币

gift

披萨

888书币

1

消耗50书币

立即打赏
书评区

还没有书评,快发表评论抢占沙发吧~

发表评论

还能输入200字

其他作品